钢铁业“白菜货”凭啥抱怨“白菜价”? - 钢厂新闻 :: 新闻中心_中钢网

作者:业务概览    发布时间:2020-01-15 14:28    浏览::

“白菜价窘境”反应的是产业与市场需求变化之间的脱节。“白菜货”适应了过去几十年我国大规模基础建设的海量需求,适应了从短缺经济向总量平衡的阶段性需求,却难以满足近几年我国制造业向专业化、精品化、差异化转型升级的高新需求  三级螺纹钢每斤1.51元,线材每斤1.41元……好好的钢材却只卖出白菜价,让不少人质疑钢铁业也沦为了夕阳产业。  钢材价格“跌跌不休”,表面看来是需求与产能之间量的矛盾。国内产业下游增速放缓,国际市场复苏乏力,对以规模取胜的“世界工厂”影响自然深重。更何况过剩产能就抵得上美日总产能的中国钢铁业,似乎难有回旋余地。  可是,在中国钢材卖出“白菜价”的时候,我们每年依然要用“白金价”进口大量国外钢材。可见,钢铁业藏着真金白银的市场空白不少,“白菜价窘境”说到底还是结构的问题,是质的问题。  产业结构不合理。卖不出高价的中低端产能严重过剩,自然只会打也只能打“价格战”。螺纹钢、线材这些无技术含量的低等“白菜货”本就匹配白菜价,凭啥抱怨要求卖出“白金价”?  产品类型不完善。高速列车轴承、核电站用不锈耐热钢管……这些高精尖产品,企业即便想用高价采购国货都采购不到,只能依赖进口。能卖出高价的产品生产不了,又如何掌握定价权、议价权?  产品质量不稳定。织高档丝袜的钢针、高档手表的齿轮……这些不起眼的“小东西”,国产钢材质量稳定性、寿命周期都与国外有较大差距,做得了单个“展品”却做不了批量“产品”,怎能不看着特种钢材的到岸价比离岸价高出至少三成而干着急?  其实,这些年陷入“白菜价窘境”的基础工业又何止钢铁。水泥、玻璃、纺织、多晶硅……这些头顶规模“世界第一”桂冠的行业,都在遭遇“白菜价窘境”这样的结构调整阵痛。  归根结底,“白菜价窘境”反映的是产业与市场需求变化之间的脱节。“白菜货”适应了过去几十年我国大规模基础建设的海量需求,适应了从短缺经济向总量平衡的阶段性需求,却难以满足近几年我国制造业向专业化、精品化、差异化转型升级的高新需求。随着前期刺激政策的逐步退出与生态环保约束的逐步升级,企业自然感到仅凭大投资、大厂房,靠“白菜货”轻松挣快钱的日子渐行渐远。换言之,不是钢铁业、纺织业沦为了夕阳产业,而是“白菜货”渐渐成为了“夕阳产品”。  这世上本就没有夕阳产业,任何行业都有赚大钱的企业。这些企业必是抓住了市场新变化,挖掘了市场新需求,开发了那些满足旧常态、贪恋惯性的企业不敢做、懒得做或做不好的新产品。像奥地利铸铁业、意大利制革业都存在许多体量未必大但利润丰厚的百年企业,靠的就是“招招鲜”吃遍天。我们的基础工业,需要弥补的市场空白还有很多,需要追赶的技术差距还很大,这些现实的挑战其实都是绝处逢生的新机遇,大可不必过分悲观。更重要的是,作为产业链的前端,基础工业以新需求筹划新结构,不仅有利于行业本身的生存发展,也决定着中国制造业,特别是高端装备制造业能否真正崛起,摆脱“世界低端制造工厂”的尴尬处境。  最后还是奉劝钢铁大佬们一句,当咱卖的是“白菜货”时,与其抱怨只能卖出“白菜价”,不如赶紧回家换货去必威188体育 ,!

在不久前的一次行业会议上,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表示,中国粗钢生产已处于峰值弧顶下行区,从中长期全局来看,已呈现出“弧顶+下降通道”的走势,但不排除个别年份的波动回升。生铁生产呈现同样的特点,且随着废钢资源量的逐步增加,生铁产量在长周期内的平均下降速度将比粗钢要快。  笔者认为,“十三五”期间,钢企应该关注弧顶区下降通道的相关数据变化,加速推进转型升级和驱动创新,在解决产能过剩、提高生存质量和产业集中度等一系列棘手问题中攻坚克难,实现困境突围。  变化之一:粗钢产量见顶  预测数据显示,今年的粗钢产量将为8.06亿吨,较2014年的8.23亿吨下滑2.1%。2016年粗钢产量或为7.83亿吨,2020年为7.02亿吨,2025年为6.24亿吨,2030年为5.6亿吨。消费量亦将同步下滑。2014年中国钢材消费量达到峰值7.02亿吨,到2020年或降为5.97亿吨,2025年为5.52亿吨,2030年为4.92亿吨。根据以上数据,可以推测未来15年粗钢年产量总体下降,钢铁行业应该做减法,减“肥”以强身健体。这是不可阻挡的历史大势。  变化之二:粗钢蓄积量达到完成工业化的水平  结合钢铁“十二五”规划和有关专家的预测,2015年~2020年粗钢产量进入峰值弧顶区。弧顶区总体是个弧形区,弧的顶部是最高点。现在,粗钢产量沿最高点已经开始下行,问题在于形成弧形运动半径是多少,如果半径大,弧运动相对平缓;如果半径相对较小,弧运动相对较急。现在还没有峰值弧顶区弧半径的具体研究数据和结果,但有两个标志性数据需要关注。  一是粗钢总蓄积量。从1949年新中国成立开始计算,到2014年,我国粗钢存量是78.83亿吨。2015年扣除净出口,应为7亿吨左右,那么粗钢累计蓄积量为85亿吨,而发达国家完成工业化时粗钢蓄积量,美国71亿吨、日本38亿吨、前苏联56亿吨。中国显然已经超出上述3国完成工业化时的粗钢蓄积总量,而我们2025年实现工业化目标尚有10年的时间。  二是人均粗钢蓄积量。现在通常认为,当人均年消费粗钢达到600千克则可达到世界水平,2014年,我国已经达到这一水平,但从人均粗钢蓄积量上看,美国在完成工业化时人均蓄积量为8.8吨,英国为7.6吨,日本为10.5吨,韩国为9.5吨。总的来看,一个国家要完成工业化,人均钢铁蓄积量需要达到8吨~10吨。按着这个观点,2015年我国人均粗钢蓄积量6.48吨,2016年或为7.04吨,2017年就能够接近平均8吨的世界水平。  变化之三:建筑钢材需求见顶  2014年,我国钢材(含重复材)产量11.25亿吨,其中螺纹钢产量2.15亿吨、线材1.53亿吨,合计3.68亿吨,约占钢材总量的32.7%;如果加上中小型型材和棒材中建筑用普碳钢的话,那么建筑钢材总量达到近5亿吨,约占总量的45%。而且上述建筑钢材均是热轧一次材。现在,我国钢铁产能过剩2亿多吨,建筑钢材是其中主要部分。建筑钢材主要消费领域是城镇化建设,建筑钢材需求主要受地区城镇化率的制约。目前,华东、东北建筑钢材需求开始出现萎缩现象。  2014年,华东地区共有螺纹钢和线材生产线154条,螺纹钢和线材年产能分别为9514万吨和3444万吨;东北共有螺纹钢和线材生产线41条,螺纹钢和线材年产能分别为1738万吨和1252万吨。其中,辽宁省线材、螺纹钢生产线均为13条,年产能分别为916万吨、998万吨,建筑钢材产能约占东北区域建材总产能的64%。2014年,辽宁城镇化率是67.5%,位列全国第二,预计到2020年达到75%。城镇化率高意味着商品房开发建设速度相对下降,消费建筑钢材能力随之弱化。华东6省城镇化率与辽宁大同小异。  相比之下,西部幅员广阔,基础设施相对薄弱,建筑钢材生产自给能力相对薄弱,其中2014年陕西、宁夏、甘肃、新疆共有建筑钢材生产线21条,年总产能1475万吨,其中螺纹钢年产量1125万吨、线材350万吨。华东、东北的建筑钢材需求出现萎缩或以HRB400螺纹钢为主要对象,取而代之的是HRB500、HRB600等以上更高级别建筑钢材。西部地区钢企则会充分利用区位优势,不断提高建筑钢材供给能力,对域外钢企建筑钢材实施价格、渠道、营销和市场等全方位的围堵。  变化之四:向“双优”集中  通常,按产能分类,我国钢铁企业可分为特大型(年产粗钢3000万吨以上)、大型(年产粗钢1000万吨~3000万吨)、大中型(年产粗钢500万吨~1000万吨)、中型(年产粗钢100万吨~500万吨)、小型(年产粗钢100万吨及以下,不含特钢企业)。经过连续多年的经济中高速发展、行业产能过剩和钢价低迷的洗礼,钢铁业转型升级将获得重大进步。从“十三五”开始,最迟到2017年前后,钢铁业将出现重大质变,一批真正意义上的“优质产品”和“优秀企业”将诞生。  笔者认为,所谓“优质产品”,即以装备制造业为需求主线的冷热轧板材、棒线材、高端建筑钢材、管材以及优特钢材等产品为主导体系,其产品的质量、性能、稳定性和一致性能达到或领先世界先进水平,具有较强的国际高端制造业市场竞争能力和盈利空间,能够同时满足国内、国际两个市场的需求。而“优秀企业”的标准主要包括4个方面:其一,年人均产粗钢1000吨及以上;其二,经济技术指标进入世界先进水平行列;其三,自主创新能力较强,有研究院和企业发明专利;其四,由生产商转向服务商,以电子商务为核心建立客户优质服务网络。  在此背景下,钢铁业发展态势则会出现质变,包括强势、弱势和劣势3种类型:一是特大型、大型钢企因创新能力强则转型升级为强势企业,成为共同产业发展的主体企业。二是某些大中型企业因创新能力弱则萎缩成弱势企业,主要体现在调整产品结构上,即始终处在产品“跟随者”和“追赶者”的角色上,与领先企业差距明显,难以摆脱同质化竞争的局面。三是创新能力极差的中小型企业则为劣势企业,面临退出市场的风险。  变化之五:产业集中度加速提高  据钢协资料,2014年以来,我国钢铁行业的产业集中度表现出下降趋势。其中,粗钢产量前10名(20名)企业的产业集中度下降趋势较为明显。12月份,前10大钢铁企业粗钢产量占全国总量的份额约为36.59%,与2013年12月的42.36%相比,下降了5.77个百分点;前20大钢铁企业产量所占的份额从2013年12月的58.82%跌落到目前的52.24%,产业集中度下降了6.58个百分点。  钢铁行业提高产业集中度已经推而不动10多年了,但是,根据发达国家钢铁业发展的基本规律,提高产业集中度是迟早的事情。“十三五”期间,我国钢铁业提高产业集中度将获得加速发展的机遇。未来的提高产业集中度将呈现两大特点:一是以市场和需求为牵引自主重组,实现生产要素组合和市场资源配置的最优化;二是以往地方政府“保媒拉纤”的撮合式重组不再为主导,多为自动或被迫退出,使提高产业集中度真正体现市场化原则。重组后的企业集团也将呈现“双优”的特点。

钢铁企业短期内脱困的可能性不大。  2014年上半年,重点统计钢企的钢材销售结算价格降至3212元/吨,相当于每斤1.6元,钢铁卖出了白菜价。  10月21日,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盛来运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发布会上表示,钢材价格为什么如此低迷,除了随着房地产的调整,需求回归常态,更重要的是供给能力太强,供过于求的矛盾过于突出。  盛来运称,今年以来,煤炭、钢材、有色金属价格持续下滑,像螺纹钢跌到每吨3000元以下,确实有媒体报道说一斤钢材不如一斤白菜的价格。按照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的不完全统计,我国钢材的产能超过10亿吨,但是现在需求量在7亿~8亿吨。所以,供过于求必然造成价格的下跌。  盛来运表示,其他一些行业的情况也大致类似。反映在传统领域、传统行业,我国的实体经济表现出产能过剩的问题比较突出。由于一部分企业产能仍在继续释放,像钢铁虽然过剩,但还需要生产,因为有一些固定的成本需要分摊。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去产能化、去库存化的难度比以前大,持续的时间比以前长。  实际上,在成熟的市场经济里,产能过剩是一种常态。市场经济永远是一种产品过剩的经济。只有产能过剩,才能通过激烈的市场竞争优胜劣汰,市场才能把价廉物美的产品留下来,把不适应市场的产品淘汰掉。  值得注意的是,有专家称,当前中国产能过剩的问题并非是市场经济中的一种常态,而是计划经济干预方式所导致的结果。比如一些产能过剩突出的行业都曾经是受过鼓励的行业。

6月10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部长姜伟新要求各地要公开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信息,今年11月末以前必须全面开工。此消息一出,钢铁行业为之一振。“最近一段时间,整个钢铁业讨论最多的就是保障房了,9000亿元的蛋糕,都想分一杯羹。”申银万国期货钢材事业部总经理魏兵表示。  保障房推动钢价上涨  按照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的预算,将用于进行住房保障建设的投资约9000亿元,其中对廉租房投资2150亿元;棚户区改造投资1015亿元;经济适用房投资6000亿元,综合约9000亿元,这轮以扩大内需为基础的新型经济刺激计划让国内钢厂看到了新的增长点。  一直处于高产能低利润边缘的国内钢企,自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始终在上游铁矿石价格高企,下游需求不振的夹缝中生存。但这个局面在今年4月份开始发生转变。  “今年四五月份起,螺纹钢就开始紧俏,上海那边的板材购买都需提前一段时间预定。”位于北京兰格钢材市场从事钢材贸易的郑先生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而钢材价格也是水涨船高,从年初的4600元每吨上涨到4800元每吨左右。  在第八届上海衍生品会议上,英国商品研究机构首席顾问Chris Houlden也表示,从今年三月份到现在,钢成品的价格上升了将近30%。近期美国的钢材每吨上涨约50美元,其中螺纹钢每吨增长了145%。  伴随着钢材价格上涨的是钢企开始扩大生产规模,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表示,今年国际钢铁协会预计中国钢铁产量将增长6%左右,达到7亿吨的水平。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字显示,今年1~5月国内粗钢产量为29035万吨,同比增长8.5%。他还告诉记者目前国内有些钢企的开工率达到了90%以上的水平,而现在全球钢厂产能利用率为82.8%左右的水平,在2008年12月份的时候全球钢铁产能利用率仅有58.1%。  “今年的钢产量,国际钢铁协会预计增长6%,达到15亿吨左右,这是创历史新高的,而从今年一到四月份来看全球钢产量增加将近5亿吨,增速是8%,这意味着中国的钢铁业现在不仅仅是复苏,而是向更好发展。”李新创这样认为。  在中国钢铁业向好的数据背后,国内保障房建设功不可没。  “据初步测算,今年的1000万套保障性住房建设能够带动建筑用钢需求达到3000万吨至3500万吨,”中国联合钢铁网分析师张佳宾表示,“由于房地产用钢中的90%为螺纹和线材,2011年千万套保障性住房所需线螺产量为3218万吨。”据了解,中国建筑用钢占整个钢材消费量的50%左右,其中房地产建设用钢又占整个建筑用钢的60%以上。2009年中国房产消费钢铁2亿多吨,2010年则大约在2.4亿吨。  而从钢材销售情况也能看出,钢材的需求出现明显的分化。“在四五月份的时候,钢铁需求上来,建材开始走俏,而板材却仍然清淡。到六七月份是钢材需求的传统淡季,需求比较弱,但螺纹和线材受基础建设影响,价格不会下跌。”百川资讯网钢材分析师吴紫翔表示。  期待推板材期货  由于建材行情较好、盈利状况稳定,钢企的建材生产积极性依然很高。而用于生产汽车,家电等工业用材的板材则陷入了价格低迷状态。  “目前生产的螺纹钢与线材每吨的毛利在300~400元左右,而中厚板材的利润只有200~300元每吨,这种情况到今年下半年还会继续。”吴紫翔表示。  据中信证券钢材部统计,进入6月后,螺纹钢,高线等建材维持价格继续上涨,他们认为,未来两月因保障房开工建设力度加大,建材价格仍将高位运行,而板材等品种将在低位震荡。  “因为保障房的预期,螺纹钢,线材的价格下不来了,8月份将会到一个阶段性的底部,进入9月保障房集体开工,螺纹钢等建材会出现爆发性行情,会出现金九银十的局面。”吴紫翔表示。  面对板材冷清的局面,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副书记罗冰生近日呼吁,希望能让中厚宽带钢在期货交易所上市。  中厚宽带钢是板材中热轧卷板的最主要品种。“螺纹钢,线材都属于建材,在钢铁中工业用材的板材一直没在期货市场上市,这对于很多生产板材的企业来说,当行情不好时,也缺乏进行套保的工具。”张佳宾表示。  据了解,目前在上海大宗钢铁电子交易中心已经上市热轧卷板这个品种,热轧的电子盘成交火热。热轧卷板普遍用于机械、汽车、造船、家电等工业制造业,是目前钢材销量里仅次于螺纹钢和线材,销量排第三的品种。中厚宽带钢和螺纹钢是钢材的两个最有代表的品种,分别代表板材和长材,或工业用材与建筑用材。  “之前钢铁业界就一直呼吁上长材期货的同时,再上个板材期货。螺纹钢期货的效果不错。而长期来看,热轧卷板的需要量也在不断增长,板材也需要一个期货品种,它们是钢材两个大品种的代表。”吴紫翔表示。  罗冰生提供的一份数据中显示,今年一季度,通过分销渠道出售的钢材中,板材里的中厚宽带钢品种共计分销781.07万吨,仅次于长材里的钢筋,位居钢材销售第二,分销量占该品种销售总量的42.5%。  对此,近期一直在张家港附近调研热轧卷板的张佳宾也认为推出中厚宽带钢时机成熟。“由于螺纹钢交割条件比较苛刻,市场销售的大都是二级螺纹钢,而期货市场上交割的是三级螺纹钢,所以造成螺纹钢交割少投机力量强的局面,”张佳宾表示,“现在热轧卷的各项标准都已经成熟,在张家港那边有一套成熟的热轧卷交割体系,而实际上热轧卷板的交割比线材和螺纹钢都要容易,热轧卷不怕生锈,放露天仓库都行,有利于企业进行套保交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