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的税负真是“死亡税率”吗?中国税制存在问题不是税负高

作者:行业资讯    发布时间:2020-03-15 20:52    浏览::

【机械网】讯  来随着美国特朗普当选总统后对美国制造业回流的鼓励和引导,加上前有玻璃大王”曹德旺在美投资10亿美元,后有软银创始人孙正义向特朗普展示了份“联合投资承诺书”,上面附有软银总裁孙正义和富士康总裁郭台铭的亲笔名,大致内容是两家承诺在接下来的4年中,在美国本土投资570亿美元,外创造10万个就业岗位等一系列事件,不免引起了一轮中美制造业竞争力PK,否中国制造业的成本优势真的在逐渐流失?未来又要面对哪些挑战与机遇?  关于中国制造业的困境应该看到的是一方面在高端制造业领域,强调“工业4.0”的德国和提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日本仍保持着优势;另一方面随着中国人口红利的逐渐丧失,在低成本制造业领域的竞争力确实在减小。越南和孟加拉国等依靠更低的劳动力成本的国家,已经在纺织、服装等领域不断侵蚀中国的空间。目前中国制造业面临激烈竞争,往日竞争优势正在逐渐流失,未来中国制造业将面临哪些挑战与机遇?  税负逐年走高企业经营困难对于曹德旺的这次投资行为,有人欢喜有人愁。美国媒体欢欣鼓舞,《华盛顿邮报》更是把这看作是美国制造回归的象征。可是“曹德旺跑了”事件却触及到当前中国经济的一些深层矛盾和问题,引起全社会对我国制造业前景的忧虑和深入探讨。按照曹德旺的说法,  当前中国制造业面临真正的问题并不是我们一直以为的劳动力成本上升,因为我们的劳动力成本翻一倍相对美国仍然具有优势。真正的问题,来自于其他方面,尤其是税收。曹德旺说中国的综合税负比美国高出35%。最后综合算下来,在美国设厂比在中国居然能“多赚百分之十几”。  关于中美企业税负比较、中国制造业税负沉重等问题向来是企业家的痛点。天津财经大学李炜光教师率课题组对民营企业家税费负担进行了调研并发表了一篇文章《当前经济持续低迷的真实原因:死亡税率》。调查发现,87%的企业家认为税收负担很重或较重。从现实来看,中国5年来(2011-2015年)的宏观税负水平上涨近10个百分点,由19.4%增长到29.1%。而中国企业的实际税负率应该在接近40%的水平上。李炜光说:“40%,或30%的税负对企业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死亡,或可以叫死亡税率。因为在我国,除新兴行业以及金融等领域外,大部分企业的利润率都不到10%,30%~40%的税费负担足可以导致大多数东部沿海加工业企业处于困境之中,甚至亏损倒闭。”高税收使得企业生存困难,或许这就是“中国制造”失去优势的核心关键之一吧。  图1重点国家关键竞争力驱动因素得分  成本攀升快速,导致优势缺失  中国制造业在国际中的竞争力,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人工和材料成本方面的优势。可近年来中国在成本方面的竞争力开始下滑。从劳动成本来看,曹德旺认为目前美国的劳动力成本仍然高于中国,蓝领工资成本是中国的8倍,而白领则是中国的两倍多,这是中国占优势的地方。然而劳动力成本只是成本的一部分,在其他成本的比拼上,美国全面胜出。比如说土地基本不要钱(当然这可能和俄亥俄州急需招商引资有关),比如电价是中国的一半,比如天然气价格只有中国的五分之一。除此以外还有运输成本,曹德旺的玻璃直接卖给美国本土汽车厂商,不需要跨越太平洋,更别忘了美国的高速公路是免费的。从以上种种迹象来看,中国制造业优势确有流失之嫌,但中国几十年来积累出的“世界工厂”的地位仍没有消失,在制造业方面提供完整供应链的优势仍没有消失,这也是别的国家一时难以比拟的。其次,我们拥有广阔的国内市场,这也为新型制造业的发展壮大提供了空间。中国制造业竞争力优势还在,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中国已成为美国之后第二大  研发支出国据德勤预测2020年制造业竞争力会有所上升的国家,都是高端技术密集型国家。为什么这么说呢,以美国来看,美国制造业中高端制造比占88%,这是维持美国经济增长的主力。美国制造业回流,人们一直认为是由于中国劳动力成本的上升以及人民币的升值,但其实绝不仅仅如此——技术才是制造业回归美国的真正因素。如今,中国已成为美国之后第二大研发支出国,制造业竞争力得到了较大幅度提升。中国研发总支出占GDP的比例从2000年的0.9%提高到2015年的2.09%。从绝对数来看,几乎增长了700%。很大程度上,当前中国基本上具备了成本比较优势和人工智能等高新技术手段,这些高新技术可以大大降低工作成本,提高工作效率。  图2中国电力液化天然气成本高  中产阶级大幅提升带动国内消费  根据GlobaiDemographics、国务发展研究中心数据表示,2006-2016中国中产阶级数量大幅增加,由2006年的1.3亿人,到2016年3.4亿人,未来2026年上升到5.0亿人。中国的中产阶级在十年间激增162%,这个大型消费群体将带动国内的产品消费需求。  中央高度重视实体经济推进务实改革  在此基础上,制造业的发展需要的是更加良好的外部环境,包括政策环境对其予以支持,这样才能迅速提高竞争力,完成“中国制造2025”的目标。前不久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为制造业为首的实体经济带来了政策红利。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振兴实体经济的一系列措施,包括坚持以提高质量和核心竞争力为中心,坚持创新驱动发展,扩大高质量产品和服务供给。措施还包括引导企业形成自己独有的比较优势,发扬“工匠精神”,增强产品竞争力等。  就像任何历史上任何一个时代一样,所有事情的发展都是机遇与挑战并存的,尽管制造成本的增加与高额税收等其他层面的因素对中国制造业带来了挑战,但未来中国中产阶级的消费带动,以及国家层面对研发的投入,以及在物质基础设施方面的投入将让中国比其他亚洲国家更具竞争力。【打印】 【关闭】

“死亡税率”首先由知名财政学者李炜光前些日子提出,他直言不讳地批评中国征税过重,40%的税负对中国企业意味着死亡,也可以叫“死亡税率”。

我的解毒:

曹德旺投资美国设立玻璃制造工厂,并向媒体吐槽企业负担,并对比中美差距。媒体把这件事情搞了个“大新闻”,并把矛头指向了“税负太重”,而焦点就是“增值税”。

曹老板是个人品极好且事业非常成功的企业家:

上世纪80年代,中国的汽车玻璃都要从国外进口,售价几千元,成本一两百。当时在做水表玻璃的曹德旺得知这一情况,心中不服,想做出“中国人自己的汽车玻璃”,于是提升技术,调试模具,购买先进设备,就真做出了“中国人自己的汽车玻璃”。

这些年他在中国捐就捐了八九十亿人民币。

为什么曹德旺会在美国建厂?原因其实很简单:

必威体育安卓 ,美国三大汽车制造商都是福耀的客户,账算下来,卖给美国的玻璃还是在美国生产最划算,当然就地建厂了!

而有些媒体人的逻辑是,这么“好”的一个企业家,那自然他的观点应该就是对的。那么,中国就是税负太重了,就应该减税,而最恶毒的就是增值税,必须和美帝一样:取消增值税,改增企业所得税!然后“天下就太平了”“企业竞争力就起来了”。

可想要批驳一个事情,首先你得了解实情吧?!

1、首先,你得先了解什么是“增值税”。

引用百度百科的说法就是:

增值税是以商品(含应税劳务)在流转过程中产生的增值额作为计税依据而征收的一种流转税。从计税原理上说,增值税是对商品生产、流通、劳务服务中多个环节的新增价值或商品的附加值征收的一种流转税。实行价外税,也就是由消费者负担,有增值才征税没增值不征税。

增值税本质上是企业与政府之间达成的“委托代征”的税收法律关系。也就是说,增值税是本来应该终端消费者负担的,但政府委托给企业先“代收代缴”了。然后企业通过销售商品的方式,再转嫁给消费者。

从直觉上看,好像增值税是企业的负担,因为钱是“真金白银”地流向了政府。但实质上,只有企业产品“滞销”了,无法转嫁给消费者。没办法收回预交的增值税,这才会形成坏账,可能会影响利润。 但是,企业经营是连续的,如果"亏本清仓",那根本就不会交增值税了。也就可以得出,增值税是不会影响企业利润的。

而且我们国家的增值税是“消费型增值税”,是采用了“购进抵扣法”。也就是说,一个企业无论采购什么东西,购入了即可抵扣销项税。比方说,买个车子,买台机器,这些大的固定资产都能抵销项税。只有买房子有分期抵扣的规定。可以说,大部分人都是被17%的税率给骗了。

一个企业,名义上的增值税税负率就是企业的毛利率乘以税率。比方说,毛利率30%,增值税税率17%,那么这个企业的名义上的税负率就是30%*17%=5.1%。而这仅仅是名义上的,实际上一个企业不可能没有库存的。就是说,考虑当期购入的商品不一定完全能够销售掉,那么实际的增值税税负率一定是低于名义的增值税税负率的。一般一个企业的增值税税负率也就3%左右。增值税税负率=缴纳增值税/不含增值税的营业收入。

总结:增值税不是企业负担的,而是消费者负担的,企业不过是“预收代缴”罢了。所以,要抱怨税负重,应该是老百姓抱怨才是,可是,你觉得物价高吗?

我的答案是,除了房子,其他都不贵。于是,又有人说,房地产的税负低、利润高,制造业税负高,环境艰难,而制造业才是立国之本,所以得给房地产加税,给制造业减税。

真是这样吗?

2、我想,房地产行业的税负率是最高的吧。

先说声“土地增值税”。土地增值税和前面所提到的增值税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它是一种针对土地增值所征收的一种“暴利税”。在中国税法中只有土地增值税采用了“超率累进”。

例如增值额大于20%未超过50%的部分,税率为30%,增值额超过200%的部分,则要按60%的税率进行征税。据专家测算,房地产项目毛利率只要达到34.63%以上,都需缴纳土地增值税。

土地增值税税法有另外一套算法,具体的就不说了。只要明白开发商在土地增值上的暴利,是没有的,暴利属于政府,属于人民。

如果算上土地出让金加上土地增值税还有其他各种例如印花税、契税、土地使用税、房产税等等。

没有哪个行业的税负率会高于房地产公司的。

3、哪中国税制真正的问题在哪呢?

我觉得真正最有问题的地方是“终端消费者没有纳税人意识”。 看看美帝,人家美帝是不交增值税的,是交所得税的。原因是人家美帝人民有纳税人意识,个税,企业所得税都是自主申报的。而且,税制非常复杂,州与州之间的税法还不一样。一般都要请税务师、会计师代理申报的。美帝税制为啥那么复杂?主要是美帝人民自治能力比较强,很多税收利益通过法律途径,一点点争取过来的。

不说美帝了,国情不一样。所谓国情也就是国民素质,老百姓的思想观念比较落后,我想如果我们是自主申报的,那就比较尴尬了。现在这“以票控税”都收不上税了,更何况是“自主申报”呢?况且,我们还没有那么多专业的税务师队伍。软硬条件都不具备,这就是我们国家的国情。

我们的终端零售环节,比方说街边小摊,淘宝电商等等。他们是不会主动缴纳增值税的,也没有转嫁给消费者负担。所以会显得比较便宜。这样问题就来了:

增值税是链条税,如果终端不开票缴纳增值税。那所有的上游企业都可以不交增值税了。现实情况也是如此,只有终端需要开具增值税发票,才会要求上游企业开发票。

++这样就形成了一个“逆淘汰”的税收环境。一个诚实纳税的企业,无论下游客户需不需要开具发票,他都坚守底线,每笔收入都诚实纳税。但是,这种企业就丧失一定的竞争力了。因为同行,可以不交税。根源就在终端不需要开发票,增值税链条是断的。++

这样一个“逆淘汰”税收环境下,存活下来的都是些啥东西呢?

而且,也会造成我们整个国家经济的数据也是不准确的。

4、这个局,怎么破?

我认为破局的关键和方法是在“个人所得税”上面。

其实个人所得税是非常失败的,已经沦落为工薪税了,因为有钱人的税很难征收,工薪族的税被企业代扣代缴,很轻易地就征收了。而工薪族才是我们这个国家最广大的消费者群体。也就是说,就是增值税的最广大的负担者。这里是不是就有重复征税呢?个人所得税收了一道,买商品又收一道增值税。这个合理吗?现在媒体竟然还是为企业抱怨,而不是呼吁个税的改革。

从政府的角度来看,财政收入的主力税种就是增值税,个人所得税的占比很低的。

所以我觉得,个人所得税必须改革。怎么改?很简单,让购买商品取得发票可以抵扣个人所得税。就这么简单的一条即可。

前面所提的问题就解决了:

  1. 如果取得发票可抵扣个税,那么消费者索取发票的意愿就提高了。整个增值税链条就能购形成。
  2. 如果不买东西,这些钱就交个税了。没准还能提振消费。
  3. 还能获得真实的国民消费数据。
  4. 要减税也要等整个增值税链条完整形成后,也就是所有终端零售必须缴纳增值税。这个前提下,才能降低名义税率。因为没有意义,本来增值税就还陷入那个“逆淘汰”的税收环境里面,流程都没走通。
  5. 建议国家税务总局和BAT合作,用互联网+的方式来做这些事情。

5、企业家们吐槽负担重的真正原因是市场竞争太激烈了。

还有种说法,说“企业负担这么重,还转型个屁啊”。这种人脑子是不太好的。一个企业如果日子过得舒服,产品卖得好,利润也好。这个时候,谁还想着什么转型啊。这种时候,估计也不好抱怨什么税负重,经营困难之类的。而且估计经营者还都很自鸣得意地认为那是自己经营企业的能力好。就像市场好股票涨了,股民都觉得自己炒股的水平好。

现在的情况就是,很多企业发现产品卖不动了,需要降价,甚至降价都卖不动了。然后,就开始抱怨税负重,一定是环境不好。我压力大,政府得负责。这个时候不去想想,经营能力的问题了。大家都不好过的情况下,才能显得自己有能力么,不是吗?企业感受到压力的情况下,才会有意愿转型,不是吗?政府减税,那是大家都减,受益的是老百姓,不会是企业。企业之间的竞争还是在,还会是那么激烈。

而现在老百姓普遍认为,物价不高啊。也就是没必要降税嘛,那问题就一定在企业自己身上了吧。

宏观经济上有个概念,叫产能过剩。其实从微观来看,有另外一个词,也是差不多的意思,叫产业集群。中国经济目前的核心竞争力就在这里。全国各地有大大小小各种的产业园区。意思就是给某些产业做配套的,就是一个产业做啥的都有。比方说,做电视机的产业,原材料进去,整机就能出来。

从国家宏观的角度去看,这就是中国制造的竞争力。因为在别的国家,想制造一个成品,各种配套都不会齐全。而在中国,采购配套就非常方便,成本也就会低一些。特别是深圳那边的电子信息产业,真的是全球无敌。

而从企业的角度去看,就是竞争太激烈了。所以才需要转型嘛,这才是体现经营能力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