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必威领跑全球的量子科技 将殁于“祸起萧墙”?

作者:行业资讯    发布时间:2020-01-23 16:01    浏览::

“吾辈当继续努力前行,不负众望!”这是在国内被称为“量子之父”的潘建伟在入选《自然》发布的2017年度十大科学人物之时获奖感言中的一句。潘建伟或许很多人知之甚少,但是说起他的成就却是耳熟能详。  世界首颗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墨子号”、世界首条千公里级量子保密通信“京沪干线”、世界首台超越早期经典计算机的光量子计算机……近些年来,潘建伟院士和他的团队“井喷式”的研究成果让世界瞩目,仅今年一年就在《自然》、《科学》两大世界顶级刊物上发表多篇论文,仿佛向世界科研领域丢下了一颗“核弹”。“量子科技”也成为了炙手可热的名词。  “量子GPD”领跑全球  1900年,德国物理学家M·普朗克第一次提出了量子这个现代物理的重要概念。量子力学是描写微观物理世界的物理理论,而量子化现象主要表现在微观物理世界,这同以牛顿力学为代表的经典物理有根本的区别。作为了解和描述自然的基本理论,量子力学一直都备受物理学家的关注。  2016年8月16日,由中科大主导研制的世界首颗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墨子号”成功发射。今年八月,“墨子号”提前顺利完成了量子纠缠分发、量子密钥分发、量子隐形传态三大科学任务。9月,世界首条量子保密通信“京沪干线”正式贯通,并首次成功实现洲际量子保密通信。至此,我国已构建出天地一体化广域量子通信网络雏形。中科院院长白春礼在接受央广网记者采访时说:“这标志着中国实现从‘跟跑者’向‘领跑者’转变,中国量子通信研究在国际上达到全面领先的优势地位。”  在中科大,郭光灿、杜江峰、潘建伟三位院士组成的强大阵容被誉为“量子GDP”,“GDP”就是三位院士姓氏拼音的首字母。今年五月,潘建伟在上海宣布,由中科大主导研制的世界首台超越早期经典计算机的光量子计算机诞生。实验测试表明,该量子计算机的取样速度比人类历史上首台电子管计算机和首台晶体管计算机运行速度快10倍至100倍,创造世界纪录。郭光灿院士团队在全球推出首个基于半导体量子芯片的量子计算云平台,杜江峰院士团队首次在室温固态体系中实现绝热量子质因数分解。  一个个喜人的成果让国人亢奋,让世界侧目。中国从一个“跟跑者”到“领跑者”克服了太多的困难。但如今领跑并不能代表永久领跑,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隅。  “伪创新”VS“新科技”  在第一次量子革命中,量子理论一经提出,不断涌现出足以改变世界的重大发明。美国通过麦哈顿计划率先研制出第一颗原子弹,从根本上影响了二十世纪的政治格局。步入新世纪以来,世界各个大国纷纷制定计划、投入巨资,将量子信息技术作为占领未来战略制高点的关键技术。至此,“第二次量子革命”的“战斗”打响了。  2017年10月29日,中国科学院院长白春礼与奥地利科学院院长Anton Zeilinger进行了一次半小时的视频通话。这次通话因为采用了量子通信技术,外界无法监听或黑入,是世界上第一次洲际量子保密通信视频通话。据美国媒体《新闻周刊》报道,当欧美等西方研究所仍在进行主要的量子学技术创新时,中国已然遥遥领先开始了应用。该媒体在文章中还写到:“谁控制了信息,谁就控制了世界。按照这个逻辑,未来属于北京。”  先进的量子技术让中国备受世界的瞩目,但在国内,量子科技同样火热,只不过“热”的方向有点奇怪。  据经济之声《天下财经》报道,互联网催生了许多新经济形态,但是“新”未必是创新,需要冷静分析。而这个“新”指的是市场上所谓的“量子保健品”、“量子茶杯”等虚假产品。在购物网站以量子为关键词进行搜索,纷繁的量子产品让人眼花缭乱,各种分析仪器从几百元到上千元不等。据调查,这种号称能够检测人体健康状况的仪器甚至不能反映最简单的心跳和脉搏。  这种打着“量子科技”旗号的产品令人心动,据央广网消息,这些都是伪创新、伪概念,是噱头,更是幌子。量子技术现阶段技术门槛偏高,要真正实现“飞入寻常百姓家”恐怕还得一段时间。被称为“量子之父”的潘建伟院士也表示,即便是距离实用化最近的量子通信技术,也还没有达到人人可用的地步,而那些所谓的量子高科技就更谈不上了。  近年来,中科大“量子GDP”组合引领中国的量子事业蓬勃发展,让世界看到了这条东方巨龙的腾飞。但是市面上鱼龙混杂的“量子产品”却在一点点消除人们对于科学的敬畏之心。从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我国科研水平就在稳步推进,近年来更是在飞速发展。某个科技的兴起,需要的是一代人数十年甚至是几代人的共同努力,而“伪科技”却在蒙蔽百姓,扰乱市场,过度消费老百姓对于“高科技”的好奇心。  十九大提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创新型国家。这个“创新”,从来不会包括“伪创新”,现在不会,将来一样不会。撕开面具,揭露背后的真相,还科技创新的“碧海蓝天”,这不仅仅是监管部门的责任,同样也是每一个消费者的义务。

betway必威 ,12月5日,在中科大多光子纠缠研究室,科研人员在调整光量子比特操作装置光路。记者徐旻昊摄

(原载于《安徽日报》 2017-12-06 01版)

目前,我省正高位推进合肥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建设,并把创建国家量子信息科学实验室作为科技创新“一号工程”。今年7月,中科院量子信息与量子科技创新研究院在合肥揭牌,为组建量子信息科学国家实验室创造了条件、奠定了基础。目前,该创新研究院一期主体工程已开工建设,计划到2019年实现全国优势研究力量的初步整合,形成较为合理、初步完善的研究布局。

作为中科大潘建伟院士团队成员,汪喜林坦言,虽然他们团队近年来取得了不少成果,但也面临重大挑战,很多难题需要一个个去解决。“3年目标:操纵25个光子,在处理波色取样问题上超越商用CPU的计算能力;5年目标:操纵45个光子,在处理波色取样问题上超越世界排名第一的超级计算机。”汪喜林说,在量子计算领域,他们已经为自己设立了努力的目标。

12月5日8时许,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校园里,满是行色匆匆的学子。此时,位于中科大东区的多光子纠缠研究室里,中科院量子信息与量子科技创新研究院研究员汪喜林正与同事们紧张地做着多光子纠缠的实验。“我们正努力实现20个左右的光量子比特纠缠,一旦这个目标达成,将大幅提升光量子计算机的计算能力。”汪喜林告诉记者。

一枝独秀不是春。目前,在量子信息技术领域,中科大已经形成了郭光灿、杜江峰、潘建伟3位院士领衔的“超豪华”阵容,被誉为“量子GDP”,“GDP”就是三位院士姓氏拼音的首字母。今年以来,郭光灿院士团队在全球推出首个基于半导体量子芯片的量子计算云平台,杜江峰院士团队首次在室温固态体系中实现绝热量子质因数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