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豪门少帅30亿债务缠身

作者:行业资讯    发布时间:2020-01-16 06:57    浏览::

编者按:连日来,海鑫钢铁负债一事,让人们又不禁慨叹起当初民营钢企“四大金刚”的光辉岁月。那是一个比拼“人有多大胆”的时代,规模有多大,利润就有多大。但是,前方的各种漩涡似乎早早就在等待这些大胆的“弄潮儿”,民营钢企“四大金刚”几乎无一幸免。固然,台风来了,猪都能飞上天,但是,台风过后,没有翅膀的猪,会被摔成什么样呢?  ■本报见习记者王荆阳  最近海鑫钢铁负债事件满城风雨,公司董事长李兆会被推到风口浪尖,大家纷纷指责这位海鑫少帅不负责任,亲手把父亲辛苦打下的江山毁于一旦。导致现在海鑫钢铁公司停产,员工不办公,每天应对的除了上门讨债的银行就是讨要说法的工人。  少年老成风光一时无二  2003年1月22日海鑫钢铁董事长办公室的两声枪响,不仅改变了一个公司的命运,也改变了李兆会的命运。  在李海仓因私人原因被曾经的好友枪杀后,其远在澳大利亚读书的独子李兆会临危受命,回国接管父亲的事业。可是作为山西省最大的民营钢企,这份担子的重量可想而知,那时的李兆会年仅22岁。  顶着巨大质疑的李兆会展现出超出同龄人的成熟和卓越的经济头脑。2003年,海鑫以2.03亿元的纳税额,成为当年度全国民企纳税“一哥”。2004年10月,李兆会出手签署了两项股权收购协议,总金额超过6.5亿元。当年10月18日,以海鑫实业为平台,李兆会与中色股份[-1.17% 资金 研报]达成协议,以接近6亿元的代价,分期取得后者手中的1.6亿多股民生银行[-0.48% 资金 研报]的股权。为此,海鑫实业付出每股3.7元的收购价格,这也是当时民生银行最高的股权转让价格。与此同时,李兆会又通过一家完全由其一手创立的公司,以近6000万元的价格,达成了收购华冠科技21.25%股权的协议。  根据收购协议的安排,如果转让顺利,海鑫实业将分3年以现金支付收购民生银行股权款项,首期金额为1.59亿元。而在华冠科技的转让协议中则约定,股权过户7天之内,海鑫方面一次性支付现金5797万元。  2005年,在全国钢铁行业供大于求、钢铁价格不断下跌的不利形势下,李兆会带领海鑫依然创造出了年销售额80多亿元,净利润超过4亿元的成绩。李兆会在2006年中国富豪榜中位列第56名,且是百富榜上最年轻的企业家。  2007年7月1日至9月30日,海鑫实业分别买进中国铝业[-0.32% 资金 研报]、益民商业、华电国际[-0.32% 资金 研报]、兴业银行[-0.30% 资金 研报]等多只股票。就在同年的10月22日,原南方证券持有银华基金21%股权的拍卖结束,海鑫集团以11.8亿元的价格获得。公开资料显示,注册资本1亿元的银华基金成立于2001年,原南方证券作为发起股东出资2100万元,据此计算,海鑫集团此次买入的溢价为56.19倍。  2005年至2007年,海鑫连续三年蝉联山西百强民企第一名。2010年胡润百富排名,李兆会凭借100亿元的财富排在第85位。此时的李兆会,风光一时无二,海鑫少帅也成了“富二代”的榜样。  2010年1月25日,李兆会在山西闻喜东镇举行了典雅隆重的中式婚礼。迎娶明星车晓,这让李兆会迅速被公众所知晓。当地传闻,彼时海鑫集团每个普通员工都收到了500元的红包,而海鑫集团的员工数量多达9000余人,从北京请来的婚庆公司将整个县城布置得比春节还热闹,处处张灯结彩,婚礼总共花费500万元。  李兆会对待企业员工毫不含糊,其在担任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以后,为海鑫2100名员工办理了养老、医疗和失业保险,先后投资7200万元为员工建设了13栋住宅楼、31座小别墅,拿出347万元重奖贡献突出的人才,一次奖励10辆“帕萨特”汽车,开创了全省乃至全国民营企业员工奖励的先河。另外,海鑫先后投入1200万元对员工进行培训,组织350名员工参加成人高考,输送120名员工到武汉科技大学深造,举办各种培训班380余次,受训员工达27000人次。旁人纷纷感慨,李海仓总算后继有人。  四处投资种下悲剧种子  在海鑫看似辉煌的背后,隐患的种子已经种下。2009年,商务部网站一份关于海鑫钢铁2009年前三季度的生产经营情况显示,海鑫钢铁累计完成工业总产值59.48亿元,同比下降40.03%;完成工业增加值9.43亿元,同比下降61.58%;实现销售收入57.23亿元,同比下降41.72%。山西太钢和北京首钢开始洽谈收购海鑫钢铁一事。  2014年3月,海鑫钢铁负债30亿元无法偿还,资金链断裂,全部六个高炉被迫停产。这个曾经“海鑫钢铁打个喷嚏,整个闻喜县都要感冒”的标杆企业,到这时候才发现,感冒的其实是自己。而且海鑫的病情也有加重趋势。人们这时候才发现,海鑫钢铁已经是一个空壳,李兆会用海鑫这个资本平台去玩投资,终于玩出了火。  由于对主业钢铁的不重视,海鑫错失了大好的发展机会。2008年以前,正是国内钢厂大干快上的时期,很多企业借机更换设备扩充产能,但海鑫钢铁却没有这么做。直到现在,海鑫钢铁的高炉仍为6座,产能也仅仅是与李海仓时代相当。也就是说李兆会在钢铁主业上并没有在其父亲打下的良好基础上更进一步。  同时,连李兆会引以为豪的投资战略也饱受质疑。2004年,海鑫集团以5.94亿元的价格,受让中色股份所持民生银行1.6亿股,一度成为民生银行第十大股东。李兆会也因此跻身为胡润榜上最年轻的山西首富。但海鑫内部人士透露,这笔交易在李海仓生前就已经谈得差不多了,只是披露出来的时候李兆会已经接班。李兆会还以自然人身份,参与其它多项投资业务,但都没有特别突出的成绩。  这仅仅是海鑫大厦倒下的前奏,今年3月份,海鑫宣布停产,在三次宣称要停产都食言后,海鑫钢铁可能在今年7月份就宣布破产,曾经的辉煌只为这次的崩塌增加了戏剧性的筹码。人们纷纷指责李兆会“不务正业”,葬送了父亲一生心血的海鑫帝国。  身为民营钢企“四大金刚”之一的李兆会如今遭遇倒戈,外面欠了百亿元的巨债。同时,公司员工也指责其半年都不给员工发放工资,年轻有技术的工人纷纷跳槽另谋出路,留下的也是基本处于怠工状态,无所事事。  “他父亲的事业和心血全砸他手里了,不好好做钢铁玩投资,没经验还花钱大手大脚。他跟他父亲风格完全不同,李海仓更务实。”接触到的海鑫员工多是如此评价。  曾经豪言要将父亲的事业延续下去的海鑫少帅,该如何完成自我的救赎?  日钢杜双华:带着镣铐的舞者  1993年,一个有北京口音的中年男子来到河北省衡水市西南郊区,在一片平地上盖起了厂房,取名京华制造厂,当时,这位名叫杜双华的男子并没有引起任何关注。  就在2003年2月份,杜双华以实物出资的方式成立京华创新集团有限公司,并担任董事长。此时的杜双华已经初露锋芒,而京华创新集团也为日后日照钢铁的爆发式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  钢铁大亨的最好时代  截至2009年,北京依然为杜双华钢铁事业的根据地之一。如果说北京是杜双华事业的起点,那么河北则是杜双华雄厚实力积聚的地方,也是日照钢铁的主要后方基地。  从2003年3月31日奠基到9月28日出钢,日钢181天的投产记录在中国钢铁史上绝无仅有,日钢速度已成其代名词。从2004年到2006年,日钢的资产总额分别为32亿元、55亿元和116亿元,利润总额分别达到了2亿元、6亿元和21亿元,发展速度成倍增长。2008年,杜双华以350亿元个人资产荣登胡润百富榜榜眼。日照钢铁大亨杜双华缔造了属于他的最好的时代。  当杜双华来到日照时,其敏锐的判断力就让他相信,这里将是钢铁的天堂:濒临港口,又有当地政府的鼎力协助,大有可为。不出所料,随后日照钢铁就以其“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发展速度让钢铁同行侧目。2006年,日钢集团年产值达到80亿元。此时正处于中国钢铁业发展的黄金年代,杜双华无疑是抓住了这个最好的契机。在2008年中央电视台大型赈灾募捐晚会上,日钢集团捐款1亿元让杜双华声名大噪,大家都知道山东有个日照,日照有个杜双华。  琐事缠身抗争国企重组  就当杜双华荣登胡润百富榜仅仅一个月后,杜双华的烦心事就接踵而来。2008年的金融风暴让国家重新审视一切工业政策。2009年,国家环保部紧急叫停多个钢铁、电力项目,日钢最核心的项目——投资78亿元的热轧板带配套技改项目名列其中。2010年3月,杜双华被指卷入力拓行贿案。2010年下半年,山东打造省内唯一精品钢基地的规划进入关键节点,重组双方的博弈日益激烈,关于杜双华“拿钱走人”的消息不绝于耳。  杜双华此时也遭遇了“后院起火”,2010年9月20日,跟杜双华谈离婚分财产未果的宋雅红,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杜双华身家接近270亿元,不仅如此,杜双华拥有的日照钢铁资产最新评估值为450亿元,其整个资产近500亿元。由此引发的离婚财产纠纷,被称为国内财产标的最高的离婚案。  面对内忧外患,杜双华并没有自乱阵脚,2009年日钢实现借壳上市,并阻碍山东钢铁[0.00% 资金 研报]重组。  “既要低头拉车也要抬头看路嘛。不能干坐着等重组,如果都干坐着,企业黄了也就不用重组了”。杜双华曾在2010年年终总结大会上一语道破日钢高层当时的心理状态。  就在2011年2月,日钢作为托管方入驻前一年亏损6.5亿元的营钢,当年就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8000万元,被传为“民企托管国企”的一时佳话。  然而,2012年的业绩和事态把日钢置于尴尬境地——营钢全年亏损11亿元,全年产钢225万吨,吨钢亏损500元,最高时吨钢亏损800多元。日钢试图控股不成,且引发营钢员工三次集体上访。  让杜双华烦心的事情不只重组,在产量保持稳定的情况下,日钢2010年的利润并没有增长。  如今,杜双华的战略目标放在了多元化境外投资上,2014年六月份,开源控股同意收购Paris Marriott Hotel Champs-Elysees,暂定收购价格为3.45亿欧元,约合36.38亿港元。  虽然不是杜双华亲手收购,但杜双华在开源控股中已经拥有发行股份的5.54%。这笔收购交易将由杜双华全资拥有的Most Honor向开源控股提供2.8亿美元的贷款,贷款协议已于6月3日签署。  同时,杜双华还把投资的大网撒在了房地产业上,日钢近期联手绿城打造日照市最高端的房地产项目,虽然前景不被看好,甚至有再次被套的风险。但是,这被视为日钢抗争重组的一步棋,日照钢铁大亨杜双华的抗争重组之路,依然处于进行时。  铁本戴国芳:  心比天高的泥瓦匠  铁本集团前董事长戴国芳人生经历的前半部分可谓是励志故事。出身贫困的戴国芳在初中就选择辍学当一个泥瓦匠,后来与父亲一起靠收破铜烂铁为生。不甘心一辈子吃苦的戴国芳在发现炼钢能赚大钱后,积累了一定资金,买了3台30吨的小电炉,开始炼钢。  完成了资本原始积累后,戴国芳并没有满足现状,紧接着马不停蹄地承包租赁了江苏省6家濒临倒闭的钢铁厂。1996年,戴国芳在常州创建了铁本钢铁有限公司。而戴国芳之所以取“铁本”这个名字,就是要以“铁”起家,慢慢发展壮大。  戴国芳也在随后达到自己人生的巅峰,2003年,戴国芳登上“中国400富人榜”,加入亿万富翁的行列。  可是戴国芳输就输在他的速度太快,戴国芳只以不到20亿元的自有资本启动了100多亿元的钢铁项目。短短的几周之内,戴国芳一下子获得了43亿元的银行授信,此时的戴国芳恐怕自己都难以控制他的速度,只能向前狂奔。  可是2004年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新华社一则关于被征地农民的群体性事件的内参直抵高层,这可谓戴国芳牢狱之灾的导火索。  早在2002年,铁本就筹划在常州市、扬中市建设新的大型钢铁联合项目。项目设计能力840万吨,概算总投资105.9亿元。为实施这一项目,戴国芳先后成立七家合资独资公司,并把项目化整为零,拆分为22个项目向有关部门报批,这就是戴国芳所说的“边设计、边施工、边报批”的“三边”方式。  2003年6月份,这个项目开始施工。在未经审批的情况下,铁本公司占有土地6000多亩,其中60%是耕地,导致1400多户,4000多名农民8个月来无家可归,无地可种。  2009年4月份,戴国芳被冠以“虚开用于抵扣税款发票罪”判刑5年,证据是其的一份“自查报告”。出狱后,戴国芳将自己深深隐藏,别说接受媒体采访,就是员工都难以觅其踪影。  曾经放出豪言:“3年内超过宝钢,5年内赶上浦项(韩国浦项钢铁公司)”的工作狂人戴国芳,如今早已隐姓埋名,唯恐被别人谈起。  建龙张志祥:  并购大餐的狩猎者  1994年张志祥创办忠祥实业公司,很快公司迅速发展到绍兴、杭州、上海、南京、北京、天津、唐山等13个省市自治区。其在1999年着手实业,买断遵化市钢铁厂,更名为唐山建龙实业有限公司。之后,又在宽城、吉林、承德、唐山等地并购多家钢铁亏损企业,转变机制,加大投资,使其迅速成为当地的龙头企业。可以说张志祥的发家之路就是并购。  在2008年的胡润富豪榜上,张志祥以200亿元身价位居中国钢铁业富豪榜第二位。在媒体眼中,如同众多草根起家又胸怀壮志的民营企业家一样,张志祥是一个低调谦和的人:在遵化,张志祥并未购置房产,仍住在曾经是他办公室的一间十几平米的宿舍里。他没买过任何豪华轿车,对名牌几乎一无所知,一双皮鞋穿到破洞仍不在意。公司前台的员工帮他拎包,他会连声说“谢谢”;在与人握手时,他会用双手。  张志祥惯常的并购手法是,先获取当地政府的支持,然后利用期权和高薪安抚原管理层。接下来只要运用已经成型的一套成本控制、精细化管理、统一采购等管理制度,企业也就脱胎换骨了。在钢铁行业整体需求旺盛的背景下,改制的效果被放大。在一片乐观的表象下面,普通员工被完全忽视了。  很快张志祥就吃了并购的亏,这个方法在宁波建龙身上却并不顺利。2004年时,张志祥看上了宁波的优势地位,准备投建年产达600万吨的钢厂。按照规划,宁波建龙年销售产值将达150亿元,投资超过200亿元。  可是在项目即将竣工时,江苏铁本事件爆发。铁本设计生产能力达840万吨,由于占用农业用地为工业用地而被国务院叫停。两个月后,宁波建龙也成为政策打击的对象。2004年,浙江一纸通报称,宁波建龙公司和当地政府有关部门在项目审批、土地审批、环境保护等方面存在一系列违法、违规问题。随后由国企杭钢接管,宁波建龙更名为宁波钢铁。  在退出宁波后,张志祥开始转战东北。谁料,在国企情节浓厚的吉林,张志祥遭遇了更大的挫折。2009年7月的通钢事件让宁波建龙收购国企之路遭遇滑铁卢。当时,宁波建龙与吉林省国资委达成新协议,由建龙集团增资10亿元控股通钢,引发通钢职工强烈反对,导致建龙委派的总经理陈国君被围殴死亡,这对张志祥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可以说,张志祥的成功史就是一部并购史,到2008年底,建龙集团共拥有控股子公司17家,总资产319.81亿元。甚至都有传闻说,在北京建龙集团总部有一个专门研究国企的智囊——专门看哪些国企业濒临破产并适合建龙收购。  2009年之后,低调的张志祥变得更加低调,而就在今年的第八届中国国际钢铁大会现场,张志祥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称,直到目前,建龙集团对龙海钢铁公司的收购还处于初步的阶段。可见张志祥依然在他的并购之路上前行。

betway手机官网 ,最近海鑫钢铁负债事件满城风雨,公司董事长李兆会被推到风口浪尖,大家纷纷指责这位海鑫少帅不负责任,亲手把父亲辛苦打下的江山毁于一旦。导致现在海鑫钢铁公司停产,员工不办公,每天应对的除了上门讨债的银行就是讨要说法的工人。

荣程集团董事长张祥青不幸突发心脏病,因抢救无效,于8月9日辞世。  《讣告》一出来,便引来钢铁界人士的纷纷追忆。这个有着“勤奋、务实、有抱负,还很有爱心”等诸多好评的钢铁大佬的离开,意味着荣程集团的一个时代的结束。  钢铁产业是一个周期性很强的行业,有的人能纵横捭阖,始终屹立不倒;有的人磕磕绊绊,也能成就一番伟业,与此同时,还有一拨人,在起起伏伏的行业周期中,虽红极一时,但他和他创下的产业帝国最后走向落寞。  梳理那些曾经辉煌过的钢铁大佬,海鑫钢铁原董事长李海仓要算一个。  1987年,现任海鑫集团董事长李兆会之父李海仓创立海鑫,他从炼焦起步将这家民企一步步做大。直到今天,父李海仓时期建的几座高炉也不过时,目前其产品仍属于优质产品。  在“李海仓时代”的老员工眼里,李海仓生前,海鑫钢厂的产量在国内民营钢企中排名前列,那时候也是厂子的鼎盛时期,现在员工起码比当时少了三分之一。  转折点发生在2003年。  彼时,李海仓被枪杀身亡,经其父李春元拍板决定,20岁出头的李兆会接任董事长一职。此后,李兆会的这些父辈们逐一淡出,或出走他处或被边缘化。  但李兆会似乎对钢铁生意并不感兴趣,很多资金也是抽出来投到了金融等领域。行业环境加上缺乏精细管理,海鑫钢铁最终在今年爆发危机。目前,在停产数月后,海鑫钢铁不仅难以走出困境,庞大的债务更是将李兆会压得透不过气,已在最近宣布破产重整。  1973年出生的方威可谓声名显赫,在2011年“新财富500富人榜”上,他以95亿元的财富额跻身富人榜的前100位。而伴随其对方大炭素、方大特钢、方大化工等一系列收购的推进,方威一手打造的“方大帝国”的轮廓也逐渐浮出水面。  不难发现,方威在资本市场运作上颇有一套。2006年6月,辽宁方大接手海龙科技(后改名方大炭素);2009年8月,接着并购长力股份(后改名方大特钢);2010年7月又将*ST锦化(后改名方大化工)收入麾下,但作为实际控制人,方威并没有在旗下上市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同样也是在今年,大佬方威的日子开始变得不太平。  在已经落马的前任江西省委主要领导先后主政的甘肃和江西,方大集团均参与了当地多家国企的并购重组。这让方威和他的产业帝国一度饱受质疑。  6月27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公告([十二届]第六号)显示,辽宁省人大常委会罢免了方威的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按照代表法的有关规定,方威的代表资格终止。  另一名钢铁大佬的故事同样值得玩味。  1996年,戴国芳在常州注册了江苏铁本钢铁有限公司(下称“铁本”)。经历了数年民企发展的好时光后,戴国芳最终升级为亿万富翁,并挤进了“中国400富人榜”。  当时,戴国芳已经开始主导麾下的铁本钢厂扩张,当时铁本筹划在常州市等地建设新的大型钢铁联合项目,该项目设计能力840万吨,概算总投资105.9亿元。  不过,一家民营企业要启动一个投资上百亿元、占地近万亩的钢铁项目,是很难得到中央有关部门的批准的。媒体报道称,为实施这一项目,戴国芳先后成立7家合资独资公司,把项目化整为零,拆分为22个项目向有关部门报批。但2004年3月,这一项目被江苏省政府责令全面停工,而戴国芳也被警方带走。  此后,由国家九大部委组成的调查组进驻铁本,“越权审批、违规征地、骗取贷款、违反贷款审批和偷税漏税”的五大问题也被揭露。最终,在2009年4月,戴国芳以“虚开用于抵扣税款发票罪”被判刑。

当地钢铁行业人士告诉21世纪网,海鑫钢铁上周出现了贷款逾期现象,目前亏损严重,多座高炉都已停产,工人工资也拖欠了好几个月。

少年老成 风光一时无二

据21世纪网了解,海鑫钢铁的规模在国内钢厂中虽然只能排在中游,但其老板的知名度却不逊业内大佬。

2003年1月22日海鑫钢铁董事长办公室的两声枪响,不仅改变了一个公司的命运,也改变了李兆会的命运。

2003年海鑫钢铁创始人李海仓被枪杀身亡,时年仅22岁的李兆会接班上位,成为豪门少帅。

在李海仓因私人原因被曾经的好友枪杀后,其远在澳大利亚读书的独子李兆会临危受命,回国接管父亲的事业。可是作为山西省最大的民营钢企,这份担子的重量可想而知,那时的李兆会年仅22岁。

不过,他似乎并没有对父亲的钢铁生意表现出特别的兴趣。10年时间,海鑫的钢铁生意日渐没落,但在钢铁圈之外,李兆会却玩的风生水起,成为山西最年轻的首富。

顶着巨大质疑的李兆会展现出超出同龄人的成熟和卓越的经济头脑。2003年,海鑫以2.03亿元的纳税额,成为当年度全国民企纳税一哥。2004年10月,李兆会出手签署了两项股权收购协议,总金额超过6.5亿元。当年10月18日,以海鑫实业为平台,李兆会与中色股份(000758,股吧)达成协议,以接近6亿元的代价,分期取得后者手中的1.6亿多股民生银行(600016,股吧)的股权。为此,海鑫实业付出每股3.7元的收购价格,这也是当时民生银行最高的股权转让价格。与此同时,李兆会又通过一家完全由其一手创立的公司,以近6000万元的价格,达成了收购华冠科技21.25%股权的协议。

入股民生银行、民生人寿、银华基金、兴业证券、山西证券拓展金融版图;买入中国铝业、益民商业、兴业银行、鲁能泰山等多家上市公司股票,赚一笔就跑;迎娶演员车晓[微博]2年后便离婚,李为这段婚姻付出了3亿代价。

根据收购协议的安排,如果转让顺利,海鑫实业将分3年以现金支付收购民生银行股权款项,首期金额为1.59亿元。而在华冠科技的转让协议中则约定,股权过户7天之内,海鑫方面一次性支付现金5797万元。

接班十年,海鑫钢铁是否已经穷途末路?

2005年,在全国钢铁行业供大于求、钢铁价格不断下跌的不利形势下,李兆会带领海鑫依然创造出了年销售额80多亿元,净利润超过4亿元的成绩。李兆会在2006年中国富豪榜中位列第56名,且是百富榜上最年轻的企业家。

海鑫钢铁:十年老牌钢厂告急

2007年7月1日至9月30日,海鑫实业分别买进中国铝业(601600,股吧)、益民商业、华电国际(600027,股吧)、兴业银行(601166,股吧)等多只股票。就在同年的10月22日,原南方证券持有银华基金(博客,微博)21%股权的拍卖结束,海鑫集团以11.8亿元的价格获得。公开资料显示,注册资本1亿元的银华基金成立于2001年,原南方证券作为发起股东出资2100万元,据此计算,海鑫集团此次买入的溢价为56.19倍。

3月7日,一则山西某钢厂因资金链断裂而停产,江苏钢厂收到银行口头通知称信贷将缩减20%消息在圈内流传。

2005年至2007年,海鑫连续三年蝉联山西百强民企第一名。2010年胡润百富排名,李兆会凭借100亿元的财富排在第85位。此时的李兆会,风光一时无二,海鑫少帅也成了富二代的榜样。

当日,铁矿石、煤炭、焦炭期货黑色金属产业链上的三大品种齐齐跌停,据多位业内人士分析,山西某钢厂指的就是海鑫钢铁。

2010年1月25日,李兆会在山西闻喜东镇举行了典雅隆重的中式婚礼。迎娶明星车晓,这让李兆会迅速被公众所知晓。当地传闻,彼时海鑫集团每个普通员工都收到了500元的红包,而海鑫集团的员工数量多达9000余人,从北京请来的婚庆公司将整个县城布置得比春节还热闹,处处张灯结彩,婚礼总共花费500万元。

根据公开资料,海鑫钢铁位于山西省运城市闻喜县,成立于1987年,是一家以钢铁为主业,集资源、金融、地产、儿童教育等行(产)业为一体的大型企业集团。具备560万吨铁、600万吨钢、260万吨建材、260万吨板坯、220万吨热轧板卷的产能,为山西省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

李兆会对待企业员工毫不含糊,其在担任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以后,为海鑫2100名员工办理了养老、医疗和失业保险, 先后投资7200万元为员工建设了13栋住宅楼、31座小别墅,拿出347万元重奖贡献突出的人才,一次奖励10辆帕萨特汽车,开创了全省乃至全国民 营企业员工奖励的先河。另外,海鑫先后投入1200万元对员工进行培训,组织350名员工参加成人高考,输送120名员工到武汉科技大学深造,举办各种培 训班380余次,受训员工达27000人次。旁人纷纷感慨,李海仓总算后继有人。

海鑫停了大部分生产线,现在已经不外卖,生产的只是还以前的欠货。上述钢铁行业人士告诉21世纪网。

四处投资种下悲剧种子

海鑫的不少协议户因收不到货产生了恐慌情绪,市场上甚至出现了海鑫倒闭、破产的传闻,有媒体则报道称,海鑫钢铁上周未能偿还逾期银行贷款。

在海鑫看似辉煌的背后,隐患的种子已经种下。2009年,商务部网 站一份关于海鑫钢铁2009年前三季度的生产经营情况显示,海鑫钢铁累计完成工业总产值59.48亿元,同比下降40.03%;完成工业增加值9.43亿 元,同比下降61.58%;实现销售收入57.23亿元,同比下降41.72%。山西太钢和北京首钢开始洽谈收购海鑫钢铁一事。

逾期的贷款规模大概30亿左右,但具体数目不太清楚。 上述钢铁行业人士表示。

2014年3月,海鑫钢铁负债30亿元无法偿还,资金链断裂,全部六个高炉被迫停产。这个曾经海鑫钢铁打个喷嚏,整个闻喜县都要感冒的标杆 企业,到这时候才发现,感冒的其实是自己。而且海鑫的病情也有加重趋势。人们这时候才发现,海鑫钢铁已经是一个空壳,李兆会用海鑫这个资本平台去玩投资, 终于玩出了火。

就以上情况21世纪网致电海鑫钢铁,一位办公室人员表示对这些情况都不清楚,随后21世纪网又联系到海鑫钢铁总经理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公司目前的生产情况一切正常,几个高炉都在正常运行,外面人那么说我们也没办法。

由于对主业钢铁的不重视,海鑫错失了大好的发展机会。2008年以前,正是国内钢厂大干快上的时期,很多企业借机更换设备扩充产能,但海鑫钢铁 却没有这么做。直到现在,海鑫钢铁的高炉仍为6座,产能也仅仅是与李海仓时代相当。也就是说李兆会在钢铁主业上并没有在其父亲打下的良好基础上更进一步。

据钢之家消息,海鑫钢铁于1月6日对1380m 高炉进行检修,计划3月中旬恢复正常生产,预计影响铁水量约在0.4万吨/天;目前3个630m 高炉正在休风中,影响铁水量约在0.57万吨/天,结束时间不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