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手机官网南昌钢铁改制5年后疑云难散:方大入主后业绩为何逆势大增

作者:行业资讯    发布时间:2020-01-16 06:57    浏览::

7月2日上午,江西省南昌市青山湖区冶金大道的十字路口,距离江西方大钢铁科技有限公司大门口50米处,数百名南昌钢铁老员工聚集在此,拉出横幅,搬来一箱箱鞭炮。  这一带是原南昌钢铁的生活区,住着上万南钢人,医院、学校和商业街也都在此。在连续的鞭炮声中,这些老员工们不停地诉苦,抗议五年前南钢改制中,职工安置方案的不合理损害了自身利益。  五年前,国有企业南昌钢铁被当时远在辽宁,且名不经传的民营企业方大集团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方大集团”)收入麾下。这令一部分南钢老员工颇有微词:“一家做炭素的民企,怎么能收购国有钢企呢?很多人不看好,不再与新公司续约。”  这一矛盾在改制的初期被淡化。2008-2009年,在经历过通钢、林钢改制所引发的恶性群体性事件,以及山钢吞并日照钢铁所引发的巨大社会争议之后,江西钢铁行业兼并重组的改革显得较为顺利。可谁也未曾料到,积蓄了多年的矛盾,终于在方大实控人“出事”的时间点公开爆发。  6月27日,辽宁省人大常委会罢免了方大集团董事局主席、总裁方威的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  当晚,方大特钢连续发布三份公告,决定退出江西当地多家矿业公司股权;7月1日,公司表示方威仍在对集团工作进行部署,并澄清南昌钢铁在股权转让过程中程序合规。  五年前,南昌钢铁董事长钟崇武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这里的改制静悄悄”。五年后的今天,面对外界的质疑声浪,他的两个电话均已无法联系,有南钢管理层人士告诉记者,钟仍在办公,但“处于风口浪尖,不方便出来说话”。  改制纠纷:“迟来”的爆发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现场了解到,从7月1日至7月4日,南钢部分员工一直在方大钢铁公司附近表达不满。  但针对这些员工的行为,方大特钢证券代表处工作人员在电话中称:“企业改制方面,肯定有人满意,有人不满。”  据了解,改制之前的2008年,南昌钢铁职工人数为9598人。2009年改制之后,在职员工数为7403人。减少两千人被视为方大特钢拉动效益的重要举措,也成为后来纠纷的导火索。部分员工认为,改制期间职工被大量解聘,且利益并没有得到充分保障。  有关南昌钢铁的改制文件显示,此次改制,南昌钢铁承诺不裁员。另外,男职工满30年工龄、女职工满25年工龄,可以选择内部退养。内退后,每个月可获790元生活费,且按照国家规定缴纳三金。至于是否退休,职工可以自由选择。  “普通职员原来一个月全部收入3000左右,满足工龄条件的职工,大部分愿意选择退休。”有南钢老员工说,但是这790元的收入标准实在太低。今年6月10日,江西上调最低工资标准,南昌由1230元/月调至1390元/月。  对于职工安置条件最为不满的,是工龄距离内退条件只差一两年的工人。这是他们第二次公开表达,第一次为2009年年底,有部分职工在钢厂大门口堵门两天半表达诉求未果。  “我们要求重新制定改制方案,保证职工的合法权益。”组织此次集会的南昌钢铁原职工刘天华(化名)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道,“改制是对的,不改制大小老鼠多。但是职工安置方案不行。最惨的一些离退休时间有10年以上而选择了离岗的人,他们因工龄较短而获得的生活费更少,养家糊口很艰难。”  但是,根据方大特钢的统计数据,改制前的2007年人均年薪2.7万,2013年人均薪水达到6.4万元。为何还有不满?  记者从另一位工龄长达40多年的老员工处获悉,南钢改制后,带来的收入变化千差万别,呈现两极化。相比内退职工的“吃亏”,留在新公司、继续与方大特钢签约的中高层管理人员则获利不小。  以南昌钢铁时期的考核结果,中层领导年薪最高的不超过22万(税前),大多数在5万-15万之间;南钢董事长等高管正职在30万-38万之间,副职20万-30万。2010年变身方大钢铁后,中层管理人员年薪20万-30万、高管副职60万-70万、总经理100万、董事长198.89万,均比国企时的南昌钢铁大幅度增长。  最让员工惊愕的是,2013年,方大特钢董事长钟崇武拿到年薪1973.54万元(税前),在A股高管的年薪排行榜上名列第一,成为“打工皇帝”。其高额薪酬的构成,是200万年薪加年度奖励1700多万。而在2012年,钟的年薪已达到1516.70万,这一数值在2011年时仅为200万。  与此同时,江西钢铁业的平均薪酬并不高。体量远超方大特钢的新钢股份(600782),2012年营业收入是方大特钢的2.67倍,但该公司董事长熊小星当年年薪约47.63万元,仅为钟崇武当年薪酬的3%。  作为方大特钢的高层,在方威被罢免人大代表之际,钟崇武的动态也备受关注。截至7月4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次拨打钟的两个手机号码,一个显示为空号,另一个多次呼叫转移。  7月3日,有方大特钢中层管理人员告诉记者:“我这几天在办公室有见到他,钟总认为目前自己于处于风口浪尖,不方便出来说话。”  改制追溯:为什么是方大?  2009年,作为江西国企困难户的南昌钢铁急于寻找接盘者。当年7月,南昌钢铁旗下的上市公司长力股份(后更名方大特钢)公告称,江西省国资委及南昌钢铁,就南昌钢铁改制事项多次与相关方面接触,拟出售江西省冶金集团公司持有南昌钢铁57.97%国有股权。  “很多外界的人不理解,为什么要把南钢这个国企卖掉,他们不清楚,当时南昌钢铁虽然没有到破产的地步,但是已经面临生存危机了。在银行的负债,突破了73%,已经处于行业的最后三名之内。”  熟悉企业改制前后情况的李新刚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回忆。他目前的身份是方大特钢一位中层领导干部,在南钢工作近40年。他接受采访时所处的方大特钢工厂,此刻也并未受实控人事件的影响而停止运转。  资料显示,南昌钢铁的前身是1958年所建的南昌钢铁厂。1995年,根据当时江西省体改委文件,南昌钢铁改组为国有独资的南昌钢铁有限责任公司;2001年,由国有独资公司改制成为多元投资主体的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为江西省冶金集团公司、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分别持股57.97%、37.78%、4.25%。  2009年8月初,南昌钢铁分别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和职工代表大会,《南昌钢铁有限责任公司改制重组实施方案》及职工安置方案均获通过。17日,南昌钢铁57.97%的国有股权转让正式在江西省产权交易所挂牌,挂牌价9.1亿元。  至今都让外界质疑的是,当时受让人的条件似乎是为方大集团量身定作。这三大主要条件为——“2007年、2008年及2009年1-6月连续盈利”,“资产总额不低于100亿元、净资产不低于40亿元、资产负债率不高于60%”,“对新公司三年的投入不低于23亿元”。  这一门槛一经公布,便引发热议。其中的背景是,钢铁行业自2008年下半年以来受经济危机拖累全行业亏损,这样的条件无异于拒同行于门外。  尽管条件苛刻,但当时仍有华菱钢铁、新余钢铁、五矿等冶金行业的实业公司,以及方大集团、深圳品牌投资公司等表达了对南昌钢铁的兴趣。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当时上述公司的财报发现,同行业公司接盘大多未战先败。其中华菱钢铁在2007年至2009年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2%、67%和73%。据记者了解,为了符合条件,华菱钢铁是通过旗下子公司湘钢提交申请,因为湘钢集团无论是在盈利方面还是净资产方面都满足条件,不过其总资产仍未达到条件。  而此前从未做过钢铁生意的方大集团,业绩则靓丽很多。根据方大集团数据显示,截至2008年底,其总资产达110亿元,净资产60.4亿元,营业收入突破130亿元。2007年至2009年的负债率分别为50%、55%和51%。值得注意的是,2007年时方大集团的总资产为49.89亿元,但在其收购南昌钢铁的前一年即2008年,总资产就暴增至110亿元。  李新刚回忆当时前来洽谈重组事宜的几家企业时说:“宝钢早在2002年就有领导班子来考察情况,后来认为南昌钢铁不靠海,没有地理优势,设备又老旧,失去了兴趣,没有深入谈下去。”  而当时位于江西邻省湖南的华菱钢铁则显出较大的兴趣,业内人士曾猜测华菱钢铁存在中外合资的股权结构或是转让受阻的原因之一。不过熟悉改制的知情人士直言:“当时他们有提出将南昌钢铁的国有股权无偿划拨给华菱,这个我们没法接受。而且钢铁企业自身难保,很难有充裕的资金将南昌钢铁盘活起来。”  “谁都想找个好婆家。”李新刚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于是,非钢企业成为推动南昌钢铁的另一考虑对象。“此次重组公司更看重的是资金实力,因为需要后续的大规模投入,南钢也不希望被其他大型钢厂重组后边缘化。”  综合以上多项条件和其他方面的考量,南昌钢铁的“绣球”指向了方大集团。  2009年8月27日,还正处于产权交易所挂牌期间的长力股份便发布公告称:“方大集团拟通过产权交易方式受让南昌钢铁57.97%的股权,若交易达成,方大集团将通过南昌钢铁及其子公司,合计持有长力股份68.48%的股份。同时,长力股份拟向方大集团发行不超过1.32亿股A股购买公司100%股权。”  而这一点也备受质疑,因挂牌尚未结束,就急于公布结果。2009年12月31日,“长力股份”变更为“方大特钢”。  2014年7月2日,针对外界质疑的“南昌钢铁股权转让”一事,方大特钢回应称,南昌钢铁股权转让程序合规,过程公开、透明;定价依据及评估价格公平、合理;且实际控制人变更后,方大特钢得到了稳步发展,公司总股本由2009年末的68448.97万股增加至2013年末的132609.3万股。  改制是与非:企业何去何从?  位于南昌红谷滩的方大钢铁集团,如今俨然是新区的地标建筑。大厦外立着蓝色的牌子“江西方大钢铁集团”,21楼至25楼为总部办公地,一楼进门处的“辽宁方大集团”十分醒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此看到,方大掌门人方威一事并未搅乱工作秩序,办公室内显得很平静。  在庞大的“方大系”形成过程中,江西是方威的重要一环。2009年方大集团收购南昌钢铁进入江西市场后,还涉足了江西新余、萍乡等多地矿业。  6月27日,方威被免全国人大代表职务,在知情人的眼中,这并不突然。“五月已听到风声,公布只是时间的问题”,该人士告诉记者。久未在公开场合露面的他,被指或与江西反腐案件有牵连。  巧合的是,在已经落马的前任江西省委主要领导先后主政的甘肃和江西期间,方大集团均参与了当地多家国企的并购重组。  此外,媒体从江西国资委获悉,今年5月中旬,已退休的江西省原国资委主任李天鸥被控制,目前暂未公布原因。而李天鸥在任上时,曾是南昌钢铁改制的主要推动者。  当时江西省内三家钢厂面临重组,李天鸥曾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新钢重组洪钢的工作已经基本完成了。两家都是国有独资企业,只需股权划拨,不存在资产交割,比较简单”,“要为南昌钢铁寻找好的战略合作者”。  2008年2月,钟崇武由新余钢铁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任上,被提名为长力股份(方大特钢前身)董事长,主要推动南钢改制。彼时,他的年薪也还“正常”,当年(2008年2月21日至12月31日)薪酬为34.44万元。2009年,完成改制重组当年,钟崇武的薪酬与2008年相当,为37.62万元。  “应该看到,改制五年我们确实有了大的变化,南钢由原来的濒临破产到现在持续盈利,还有其他方方面面,这是以前没法比的。”李新刚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事实上,随着改制,变化最大的并非只有钟崇武的年薪。据上市公司年报披露,2010年方大特钢利润总额为4亿元人民币,比南昌钢铁2009年的0.58亿元增长589%,改制前后利润变化颇大。  2010年,方大特钢实现净利润3.01亿元,较2009年增长818.18%。2013年,方大特钢实现营业总收入132.15亿元,同比下滑1.05%;实现净利润5.63亿元,同比增长7.51%。  换言之,到改制后的第四年,方大特钢的净利润已较2009年增长17倍。在钢铁企业连年的“哀号”之下,显得颇为难得。高管的年薪“奇迹”,也就发生在这样的背景下。  “钟总为人比较低调,敢于得罪人,这些人就说他不好。但这几年他带领下来,方大特钢的业绩是有目共赌的,他没有一个亲戚在方大钢铁做生意,这个是很难得的。”  上述方大特钢中层管理人员向记者进一步表示:“虽然方大参与改制南昌钢铁有很多质疑,但是不得不承认,南昌钢铁借此也甩掉了很多包袱,把原先的归南钢所属的医院、学校都剥离出去了。”  而用那位在南钢40多年的老员工的话说,这次改制精简了吸附在钢铁主体身躯上几乎没有利润的非钢子公司和亏损的生产线,“方大特钢还原了企业的真实面目”。  7月3日,方大特钢厂房内,优特钢的生产线正在换轧,其他生产线仍正常运转。李新刚视察完生产情况后,抽了一根烟,又似自言自语,又像是对记者说道:“知道它的前世,经历了它的今生,不知道钢厂的未来怎么样。”

方大集团实业有限公司41岁的董事局主席方威被罢免全国人大代表后,余波不断。

7月2日上午,早报记者在位于江西省南昌市冶金大道475号的方大特钢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大门口附近看到,路边拉起了公布国企交易内幕等内容的横幅,并且不时有鞭炮声响起。

在A股市场上,方大集团控制着方大特钢、方大炭素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方大锦化化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三家上市公司,这些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均为被称为少壮派富豪的方威。

就在一周前的6月27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发布的公告显示,辽宁省人大常委会罢免了方威的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之后包括早报在内的多家媒体报道称,方威突然去向不明或失去联系,这些报道还对方威的发家史进行了梳理,发现其多次参与江西、甘肃等地的国企改革,且争议不断。

这其中就包括南昌钢铁有限责任公司在2009年进行国有股权转让时,被指存在巨额利益输送。

在经过短暂停牌后,7月1日深夜,方大系上述三家上市公司同时援引方大集团的函件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方威未失去联系,还在对集团公司的相关工作进行部署,各公司的生产经营情况一切正常。而针对南昌钢铁改制时的争议,方大特钢公告特别回应称,经向控股股东江西方大钢铁集团征询,南昌钢铁股权转让程序合规,过程公开、透明,定价依据及评估价格公平、合理,实际控制人变更后,方大特钢稳步发展。

betway手机官网 ,部分职工再提安置利益受损

7月3日,在距离南昌市中心八一广场约10公里的方大特钢公司周围,到处仍有南昌钢铁的符号:街道办事处依旧保留了南钢的名称,当年的职工活动中心如今已被遗弃,但南钢两字依旧清晰可见。

资料显示,南昌钢铁的前身是1958年所建的南昌钢铁厂,1995年改组为国有独资的南昌钢铁有限责任公司;2001年,南昌钢铁由国有独资公司改制成为多元投资主体的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为江西省冶金集团公司、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分别持股57.97%、37.78%、4.25%。

2009年7月,南昌钢铁旗下的上市公司长力股份公告称,江西省冶金集团将出售持有的南昌钢铁57.97%国有股权。

8月初,南昌钢铁分别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和职工代表大会,通过了《南昌钢铁有限责任公司改制重组实施方案》及职工安置方案。

不过,由于一部分南昌钢铁员工不满职工安置方案,2009年年底,他们曾与南昌钢铁发生过争执。现在,随着方威被罢免全国人大代表职务,这些南昌钢铁前职工感觉到有了再次表达诉求的时机,于是出现了上述7月2日在厂门口拉横幅的情景。

据早报记者了解到,2009年南钢改制之时约有1.2万余员工,而改制后员工人数缩减至不足9000人。现在,一部分原南昌钢铁职工认为,南昌钢铁改制期间职工被大量解聘,且职工利益并没有得到充分保障。

据早报记者了解,当年南昌钢铁的改制方案对南钢职工安排了三种去路:一是离岗退养,进入托管,交足各种社会保险,等待退休;二是拿钱走人,即按规定的标准领取与国企解除劳动后的一次性经济补偿金,不与新公司签订劳动合同;三是拿钱不走人,即按规定的标准领取与国企解除劳动后的一次性经济补偿金,再与新公司签订劳动合同。

第一种方案引发的矛盾最多。方案规定,在职男职工满30年工龄、女职工满25年工龄,即可选择内部退养,从内部退养到正式退休期间每月可获得790元。但一些持有异议的职工称,每月790元的安置费用太低;也另一部分南昌钢铁职工则对工龄的计算方法表示不满,特别是工龄距离内退条件只差一两年的职工最为不满。

华菱钢铁为何未入围收购

但这些不满在当时只是南昌钢铁改制中的小插曲。2009年8月17日,南昌钢铁57.97%的国有股权转让正式在江西省产权交易所挂牌,挂牌价9.1亿元。

江西产权交易所公布的受让方条件包括:2007年、2008年及2009年16月连续盈利,资产总额不低于人民币100亿元,净资产不低于人民币40亿元,资产负债率不高于60%等。

方大特钢在今年7月1日晚的公告中称,在挂牌期内,报名申请受让转让股权的企业共两家,分别为方大集团和湘潭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但经审查,湘潭钢铁总资产规模达不到资产总额不低于100亿元的要求,仅方大集团符合受让方应具备的条件。

根据方大集团数据显示,截至2008年底,其总资产达110亿元,净资产60.4亿元,营业收入突破130亿元,2007年至2009年的负债率分别为50%、55%和51%。值得注意的是,2007年时方大集团的总资产为49.89亿元。

但在一些市场人士看来,上述南昌钢铁的转让条件似乎是专门为方大集团量身定做。此后有消息称,宝钢、华菱钢铁、五矿集团及江西新余钢铁等钢铁企业都曾有意收购南昌钢铁。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方大特钢中层领导对早报记者表示,当年南昌钢铁改制是江西省国资委与方大集团层面的事情,并不在南昌钢铁企业这个层面。

据当时的江西省国资委主任说,南昌钢铁改制是走市场道路的结果,我们是选择合作伙伴,不是以所有制来划分,谁能把南昌钢铁做大做强,我们就选择谁。

早报记者从一位前南昌钢铁中层人员处了解到,事实上,江西省自2002年起便开始招商引资,拟引进战略投资者来解决南昌钢铁的发展问题。

该人士称,当时宝钢董事长曾带人前来南昌钢铁考察,但当时南昌钢铁一没产品优势,二来交通不便,三来装备水平落后,因此宝钢对南昌钢铁的发展并不看好。

对于当时华菱钢铁有意收购南昌钢铁的说法,该人士表示另有隐情:当时江西省要求两年完成工业企业改革,南昌钢铁也与华菱钢铁有过接触,但华菱钢铁提出的要求是将南钢国有资产无偿化拨给它,江西省怎么会同意这样的要求呢?

华菱钢铁相关人士回应称,当年华菱钢铁也对南钢进行过实地考察,但考察后认为收购事项并不靠谱。但对于具体细节,该人士未作回应。

据了解,为了符合条件,华菱钢铁是通过旗下子公司湘钢提交的申请,因为湘钢集团无论是在盈利方面还是净资产方面都满足条件,不过其总资产仍未达到条件。

方大集团最终如愿摘得南昌钢铁的57.97%国有股份,成为长力股份的控股股东,2009年12月31日,长力股份更名为方大特钢。

此外,当年还有说法称,方大集团也曾有意收购江铃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但由于种种原因并未成功。

7月3日,在位于南昌市青山湖区的江西方大钢铁集团,集团党委办公室相关负责人以领导不在为由拒绝了早报记者的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