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小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我实践我践行友善篇

作者: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9-12-25 01:58    浏览::

善,容也,恭敬谨慎,有容德乃大,故君子和而不同,小不同而不和,礼贤下士,居功不自傲,淡泊明志,不急功近力,善者利之,恶者钦之,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今有不念书中黄金屋,不恋书中颜如玉,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者,比比皆是.居善地,泽乡,心善人渊施义,言善行布德,政善治兴国.上善若水,固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大度集群朋,而自矜攻伐,无所作为者过于无功者.在其位,谋其事.先天下之忧而后天下之乐而乐.

一、儒家义利观

——《孟子. 滕文公下》

不怕在朝市中无泉石心,只怕归泉石时动朝市心。

betway88体育 ,友,情也,唯真唯挚,同处不厌,独居怜念,危难之中显真情,富贵之处不移,欣欣然往之,荡荡然处之.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爱,不戚乎贫贱,不忻忻乎富贵,昔日隆中结情谊,他日白帝托孤呕心血,专利国家不为身谦,中华筑梦,情定国殇,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风帆济沧海.

——《论语.泰伯》

——《孟子.开篇章.梁惠王上》

心怕二三,情怕一。

1、追求正当的富贵,追求富贵的同时要有羞耻心。

二、儒家贫富观

圣人处世只于人情上做工夫,其于人情又只于未言之先、不言之表上做工夫。

——《论语.宪问》

贫而无怨难,富而无骄易。

以患难时,心居安乐;以贫贱时,心居富贵;以屈局时,心居广大,则无往而不泰然。以渊谷视康庄,以疾病视强健,以不测视无事,则无往而不安稳。

王曰‘何以利吾国’?大夫曰‘何以利吾家’?士庶人曰‘何以利吾身’?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万乘之国弑其君者,必千乘之家;千乘之国弑其君者,必百乘之家

彼以其富,我以吾仁;彼以其爵,我以吾义,吾何慊乎哉!(  慊:胆怯、不满、怨恨 )

世之人,闻人过失,便喜谈而乐道之;见人规已之过,既掩护之,又痛疾之;闻人称誉,便欣喜而夸张之;见人称人之善,既盖藏之,又搜索之。试思这个念头是君子乎?是小人乎?

——《论语.学而》

先利则争,先义则聚;先利则曲罔,先义则贞固。

论人情只往薄处求,说人心只往恶边想,此是私而刻底念头,自家便是个小人。古人贵人每于有过中求无过,此是长厚心、盛德事,学者熟思,自有滋味。

2、义重于利。

——《论语.里仁》

古人之相与也,明目张胆,推心置腔。其未言也,无先疑;其既言也,无后虑。今人之相与也,小心屏息,藏意饰容。其未言也,怀疑畏;其既言也,触祸机。哀哉!安得心地光明之君子,而与之披情愫、论肝膈也?哀哉!彼亦示人以光明,而以机阱陷人也。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

万物皆备于我,反身而诚,乐莫大焉。强恕而行,求仁莫近焉。

情不足而文之以言,其言不可亲也;诚不足而文之以貌,其貌不足信也。是以天下之事贵真,真不容掩,而见之言貌,其可亲可信也夫!

永言配命,自求多福。

——《论语.述而》

有道者处之,在在都是真我。

仁者安仁,智者利仁。——《论语.里仁》

《周易.乾.文言传》: "元者,善之长也,亨者,嘉之会也。利者,义之和也。贞者,事之干也。君子体人足从长人,嘉会足以合礼,利物足以和义,贞固足以干事。君子行此四德者,故曰乾元亨利贞。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在上位不陵下,在下位不援上,正己而不求于人,则无怨。上不怨天,下不尤人。故君子居易以俟命。小人行险以徼幸。

2、正固的富贵需要个人努力配合天命。

言在行先,名在实先,食在事先,皆君子之所耻也。

——《诗经.大雅.文王》

王曰‘何以利吾国’?大夫曰‘何以利吾家’?士庶人曰‘何以利吾身’?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万乘之国弑其君者,必千乘之家;千乘之国弑其君者,必百乘之家

世间有三利衢坏人心术,有四要路坏人气质,当此地而不坏者,可谓定守矣。君门,士大夫之利衢也。公门,吏胥之利衢也。市门,商贾之利衢也。翰林、吏部、台、省,四要路也。

——《大学.第四章》

3、贫贱不失志乐,富贵追求礼义

不怕多感,只怕爱感。世之逐逐恋恋,皆爱感者也。

先利则争,先义则聚;先利则曲罔,先义则贞固。

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弗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去之,弗去也。

积威之后,宽一分则安,恩二分则悦;积恩之后,止而不加则以为薄,才减毫发则以为怨。恩极则穷,穷则难继;爱极则纵,纵则难堪。不可继则不进,其势必退。故威退为福,恩退为祸;恩进为福,威进为祸。圣人非靳恩也,惧祸也。湿薪之解也易,燥薪之束也难。圣人之靳恩也,其爱人无已之至情,调剂人情之微权也。

——《孟子.开篇章.梁惠王上》

——《论语.泰伯》

见利向前,见害退后,同功专美于已,同过委罪于人,此小人恒态,而丈夫之耻行也。

4、灵魂的丰盛高贵大过物质的富足。

——《论语.学而》

攻人者,有五分过恶,只攻他三四分,不惟彼有馀惧,而亦倾心引服,足以塞其辩口。攻到五分,已伤浑厚,而我无救性矣。若更多一分,是贻之以自解之资,彼据其一而得五,我贪其一而失五矣。此言责家之大戒也。

未有仁而遗其亲者也,未有义而后其君者也。

……苟为后义而先利,不夺不餍。未有仁而遗其亲者也,未有义而后其君者也。

积威与积恩,二者皆祸也。积威之祸可救,积恩之祸难救。

——《孟子.尽心上》

这是儒家的高贵性的体现之一。即大人君子应当追求的人格境界——富贵不淫贫贱乐,或者说能够“安贫乐道”。这是一种较高的修养境界,但是不适宜作为社会普遍的基本道德。社会民众最好还是用义和利加以双重引导。

任彼薄恶,而吾以厚道敦之,则薄恶者必愧感,而情好愈笃。若因其薄恶也,而亦以薄恶报之,则彼我同非,特分先后耳,毕竟何时解释?此庸人之行,而君子不由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