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李红:矸石山上的“枫”景

作者: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9-12-25 02:00    浏览::

矸石山上的“枫”景

编者语:枫叶是作者童年记忆中的明月,她照亮了你整个金色的童年。看到那几棵蓬头垢面的枫树,还有那空荡荡的路面,童年印象中的枫铺满道美景不在的怅惘激荡着岁月的流散。 晨起,一个人披件衣上顶楼,我想站高点好好看看这秋天矿山的早景。微风迎面拂来,乍寒还暖。 上楼之前我就把所有关于秋的意象和词汇仔细搜索整理了一番,以迎接将要看到的景致,不使自己在美景面显的手足无措。可上楼后,眼神环视一周我才发那阵阵撩人的秋风只是秋天给我的一个错误信号。 这里仿佛秋未曾来过一样,到处一片碧翠,跟我春天所见并无两样,远方的山依然是那么葱郁,矸石山照旧那么巍峨,近处菜田依然到处充满了生机,而菜农也还是那么忙碌。我想我是忘记了自己住的是郴州市郊了,于是索然寡味间开始怀念家乡的秋,怀念秋天的枫叶来。 记忆中家乡的秋像坛老酒浓烈而又到处散发着秋的清香,漫山遍野的红叶在秋天的怀抱里上演万千姿态,纷纷扬扬,飘飘洒洒。在树上的,红中带点黄又夹点青,风一吹摇摇颤颤,就像拨动的琴弦,奏着秋的进行曲。落在地上的,一律都是红透了的,他们像枫树的果树一样,经过季节的洗礼,现在终于功成身退。待在地上像个隐者,看远方云卷云舒,潮起潮落。当然,最美的要数那飘在空中的了,他们是地地道道的枫之舞者,你看,他们或盘旋或斜飘或疾走或扶摇直上,婀娜多姿。有时候我喜欢把飘在空中的他们比做昙花,比作流星。因为他们都是那么美丽,都是踩住的时间的尾巴却不认命灿烂绽放的精灵。 小时候特别喜欢收集枫叶,从我学校到家里的那段路,稀稀落落地有些枫树,每逢秋叶红透的时候我都会爬到树上去选上些形状好的,颜色浓的夹在课本里,然后第二天自习课的时候以此作为炫耀的资本,有时候没有找到满意的,我会放学后到专门到屋后的山上去摘,那里是枫叶的家,要什么样的都有。因为可以采摘到完美的枫叶,我因此倍受同学们的亲赖,至今我尤记得我那时候的“星光”样,我托起一枚枫叶,站在人群中,然后大声说“这枚谁要”,每每这时下面总是闹开了锅。 现在,离家的时间越拉越长了,没有再看到枫叶已经许久许久了,前不久在郴州的北湖公园的马路边邂逅那么几株枫树,但是他们却都像流浪狗样蓬头垢面,空中偶有飘零,却让人看了是那么孤单和凄凉,而地上的枫叶也早以被起早的清洁工给及时清理掉了。没有了枫铺满道,没有了枫叶飘扬,没有了那光怪陆离的景象的衬托,今年的秋想必也会孤单的吧! 怀念,家乡的枫叶!

      秋色满园自然不仅是红色,还有粉色、黄色、绿色。但枫树是当季之景,可是细细辨识,被称为枫树的,却是槭树,三花槭,鸡爪槭,茶条槭。尽管如此,当我徜徉在槭树、白桦、垂柳、杏、玉兰、松树、火炬树杂处的林间,还是首先想起老杜的名句“玉露凋伤枫树林”,虽然给学生教过这首诗,却未能道出这一句的况味。此刻,忽然觉得明白了一些,玉露与金风对生,取白色的意思,树本绿意,本来是绿树,可是在深秋,被无情的玉露、金风凋伤,便要流血,其血染红了枫叶,老杜不写红色的树林,只写凋伤的枫树林,红色自在其中了。另一层心思,绿树不在了,但还写绿树,这种冷色,正与彼时心境相偕了;而本来是红色的树林,却偏不写暖色,其色乃受伤、流血的产物,于是虽是暖色的树林,并无暖意了。以我观物,物皆着我之色彩。

必威app ,一片落叶,已经展开了秋天的画卷。秋天,是金色的、黄色的也是红色的。“霜叶红于二月花”,火红的风景,是秋天最迷人最闪耀的一抹,也是秋天童话最浪漫的一出。就算不作为今年的出游计划,饱饱眼福也是好的。

小时候梦想出去旅游,大人们常常笑话我,不好好学习送你去矸石山旅游,矸石山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就是一座大黑山,风起时你就变成了非洲人了。矸石山在人的印象中那是又黑又脏的象征。然而现在的矸石山真的脱胎换骨了,四季更换着外衣,成了迷人的风景地。

必威app 1

北京·香山

去年秋天冀中能源峰峰集团孙庄矿社区的人们在矸石山上开始种树了,种的是一种极耐干旱的树种,名字为“火炬”树,人们挖坑、培土、浇水,梦想着绿化我们的矿山,绿化我们的家园。

必威app 2

推荐理由:瑰奇绚丽,久享盛名。北京西郊的香山红叶久享盛名。花木漫山、景色清幽的香山曾是清皇家园林“静宜园”所在地。乾隆皇帝在诗赋中描述红叶“深秋霜老,丹黄朱翠,幻色炫采,朝阳初射,夕阳返射,绮缬不足拟其丽,巧匠设色不能穷其工。”香山的红叶树以十万株黄栌为主要树种,另外还有火炬树、元宝枫、银杏、小檗等共计八科十三种。每年深秋,这些红叶树的树叶都会由绿变成红黄等色,形成美丽的红叶景观。自一九八九年始,香山公园每年都在红叶最盛时举办红叶节,去香山赏红叶的游客可达五六十万人次。

今年春天来临了,矸石山上的树苗不负众望,在恶劣的环境中开始抽枝发芽了,远远望去整座山体变成了一片嫩黄嫩绿,黑色矸石山穿上了美丽的风衣。随着夏天到来,矸石山上的树苗枝叶茂密,随着山势的起伏树苗层峦叠嶂,上万平方米的荒山便成了茂密的森林了,一片墨绿为人们遮蔽着风尘,为人们净化着空气。

必威app 3

苏州·天平山

随着秋天的到来,树叶开始由墨绿渐渐转为红色,火红火红的,每棵树都像一把巨大的火炬,人们终于明白了这些树为什叫“火炬”树了。远远地望去和枫树林没有任何区别,红叶漫山遍野,犹如红霞一般绚烂。漫山遍野的红叶更像一团团熊熊烈火,连绵不断地“燃烧”着。丝毫不亚于香山红叶,看着这火红的红叶,我情不自禁地想:红叶啊,你虽没有枫树名贵,但是你耐干旱瘠薄,有较强的生命力,能和枫树一样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有变化的色彩,夏天的叶子是绿色的,可是一到秋天就渐渐变成红色,火红火红的,像一个魔法师,满山的姹紫嫣红让人如痴如醉,真是美艳极了。

      雕塑公园内,除了被误称为枫树的槭树外,另一种红是火炬树的贡献。此树的果实状如火炬,叶子对生,有的还绿着,有的已杏黄,有的粉红,有的鲜红,有的已深红。最亮眼的是鲜红。

推荐理由:奇特“五彩枫”名扬四海。苏州自古就有“天平十月看红枫”之说。天平山枫林的幼苗,可是范仲淹的第十七世孙范允临从福建带回的,现已历经近四百余年的风雨。天平山的枫叶有独特之处,其叶呈三角形,叫“三角枫”,又称“鹅掌枫”。但其主要特异之处,还在于绮丽的色彩。天平枫入秋经低温霜打之后,叶色逐渐由青变黄、转橙、呈红、泛紫,往往一棵树上就五色并存,故有“五彩枫”之美称。在天平山观枫,以望枫台为最佳。这里地处天平山半腰,正是枫林上方。人至台中,四周锦灿,那枫叶色彩变化往往是顶部先红,由上至下,循序变化,远望犹如一抹淡红云霞飘忽山上。

矸石山是什么颜色?印象里的黑色已经悄然退去,你可以合理安排时间逛一下孙庄矿社区的矸石山风景区,以免错过“枫景”,让你也可以体会一下杜牧的“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的千古佳句,你逛逛矸石山让你会想起“看万山红遍,层林尽然”的诗句。你来逛逛煤城风光,不禁会让你对矿山的印象大为改观,也会让你感觉这里风景如画,原来矿山如此美丽,景色宜人。

      有时,你虽然目睹,却并非真象,就如红叶,究其原因,是无相关知识。

南京·栖霞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