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改委酝酿电煤价格彻底市场化 电企主张电价联动

作者:经营发展    发布时间:2020-04-05 19:27    浏览::

  煤价凶猛和电价管制,年复一年,煤电企业的长期大面积亏损成为影响电力行业可持续发展的主要矛盾。

根据中电联发布的《2017-2018年度全国电力供需形势分析预测报告》,2017年我国新增发电装机容量2491万千瓦。其中,新增非化石能源发电装机1852万千瓦,占新增总装机的74.3%,同比提高24.9个百分点。 预计2018年新增装机1.2亿千瓦,其中,非化石能源发电装机投产7000万千瓦左右。预计2018年底,全国发电装机容量将达到19.0亿千瓦、同比增长6.5%左右;其中,非化石能源发电装机合计达到7.6亿千瓦,占总装机容量比重上升至40%左右。

上证报此前曾报导,国家发改委正酝酿的煤炭中长期合同管理办法中,取消了电煤重点合同,代之以中长期合同。而中长期合同煤价由煤电供需双方协商确定,国家不设置基础价格,这意味着电煤真正彻底实现市场化。一位业内人士透露,电煤彻底市场化今年应该就会体现。

一年一度的煤电谈判又到关键时点。国家发改委正在酝酿电煤价格彻底市场化的办法。电煤价格市场化之后,电价政策如何衔接?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中电联)昨天在一份电力经济运行分析报告上透露了电力行业的意见。业内人士称,这份意见实际上就是电企的电改主张。 中电联在昨天发布的《2012年前三季度全国电力供需形势及全年分析预测报告》提出,电煤价格并轨是深化电力市场化改革的重要内容。应首先建立完善市场化机制,在此基础上推进电煤价格并轨:一是完善煤电联动政策,清晰明确煤电联动的触发启动点,加快形成客观反映国内实际到厂煤炭价格指数,取消燃煤电厂自行消化30%的煤价上涨因素政策,在电煤价格涨幅超过一定幅度的情况下同步实行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联动;二是所有电煤重点合同转为中长期合同,大部分市场煤合同转为中长期合同,其电煤运输全部列入国家重点运输计划且将运力主要配置给发电集团,铁路部门优先调度安排电煤运输。 电企的态度与主张 中电联一位人士说,上述内容实际上是电企对当前电煤价格并轨改革的态度和主张,即电价也应市场化,这样才能彻底解决市场煤与计划电的长期矛盾。 电煤是必威体育官网 ,煤炭最主要的一个品种,占煤炭总量的八成左右。2012年,重点合同电煤的量已经从最初的占电煤总量的七成以上降至30%左右。随着今年电煤价格下降,秦皇岛市场煤价格与重点合同煤价之间逐渐接轨,电煤彻底市场化的机会也来临了。 按往年规矩,2013年煤电谈判将在12月开启。新政策一般会提前发布。记者独家获悉,国家发改委正在酝酿《煤炭中长期合同管理办法》(本报9月份《电煤价格并轨方案征求意见 重点合同将成历史》一文中曾有报道),《办法》取消了电煤重点合同,代之以中长期合同,而中长期合同煤价由煤电供需双方协商确定,国家不设置基础价格,这意味着电煤真正彻底实现市场化。一位业内人士透露,电煤彻底市场化今年应该就会体现。 实际上,电煤价格改革应有一整套方案,即除了煤炭价格定价机制外,还有下游电价定价机制及铁路运输的配套措施。中电联上述主张即是电企对应此次改革的主张,核心为:电价同步联动;电煤全部纳入铁路运输重点计划并配置给发电集团。若最终方案如电企所愿,则电力定价也将完全市场化。 其实在2005年底,我国就制定了一个煤电联动的电价政策。不过由于电价与CPI关联度较大,当CPI涨幅很高时,提电价往往有巨大压力。中电联人士称,这几年火电严重亏损,投资意愿降低,与电价不能相应上涨有直接关系。因而,此次电企特别明确:清晰明确煤电联动的触发启动点;取消燃煤电厂自行消化30%的煤价上涨因素。 要求一次性算旧账 面对这次较大的制度性变革,电企还要求一次性算旧账。他们提出,推进电煤价格并轨还要解决如下几个具体问题:一是妥善解决好并轨过程中发电企业增加发电成本的补偿问题。二是通过财政注入资本金解决发电企业的历史欠账问题,降低企业资产负债率,提高企业可持续发展能力。三是加快推进流通领域体制改革,减少中间环节,取缔不合理的中间环节收费。四是解决好局部地区性问题。如,三北地区供热机组重点合同电煤比重较高,且煤热价格目前已倒挂,电煤价格并轨后将进一步增加企业的经营压力。 补偿上述旧账对于亏损严重、负债率较高的电力行业相当重要。统计显示,今年前三季度五大发电集团火电业务仍然累计亏损,亏损面接近50%。若能如愿以偿,改革后火电企业可以轻装上阵。 不过,这需要相当大的一笔钱。 据悉,中电联已就上述意见以书面形式反映至国家发改委。 煤电定价完全市场化后,不同煤电企业受影响程度不同。如果重点合同量多,且价格远低于市场价的火电企业,将受到最大的冲击。相反,重点合同煤价格低于市场价的煤炭企业,则是受益者。

  为应对煤电矛盾,自上世纪九十年代神华集团成立之初,为更有效地消化产能开始布局电厂,煤电一体化就此成为能源企业发展战略的重要选项之一。2004年9月,中电投收购蒙东霍林河煤矿,成为中央发电企业的第一个煤电一体化项目。从2007年起,为缓解电煤价格高涨、煤电联动滞后的矛盾,当时的五大发电集团均开始进入煤炭行业,煤电一体化发展进入一个新的阶段。煤电一体化使发电企业扩大了盈利空间,同时也带来 “增大了市场风险、加大了生产管理成本和加剧了煤炭资源的竞争”等问题,有人据此得出结论认为,煤电一体化使电煤矛盾内生化。

据江苏某发电厂经营管理部负责人介绍,2017年入厂不含税的标煤价为693元/吨,两台在运66万千瓦超超临界机组的发电煤耗为290克/千瓦时(同类机组世界领先水平),上网目录电价为0.391元/千瓦时,机组全年利用小时为5400小时 (其中60%为直购电和部分替代电量),但这两台机组还是没有实现盈利,集团公司系统内30万千瓦煤电机组则全部发生亏损。当电煤价格处于高位时,煤价占煤电企业经营成本的70%,甚至高达80%多,而在特定客观条件下靠内部挖潜是有极限的。当前,正值国家大力降低企业用能成本之际,启动煤电联动则更加不现实。该负责人预测,按照上半年入厂电煤价格水平,公司2018年经营必将发生全面亏损。

中电联在《2012年前三季度全国电力供需形势及全年分析预测报告》中提出,要加快形成实际到厂煤炭价格指数,取消燃煤电厂自行消化30%的煤价上涨因素政策,在电煤价格涨幅超过一定幅度的情况下同步实行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联动。

  自2002年厂网分开以来,煤电亏损已成常态,其中三个时间节点尤为凸显: 2008年电煤价格从2003年底的156元/吨飙升至过千元每吨,导致2008年煤电行业亏损高达700亿元;2010年到2014年,电煤价格持续在每吨600元及以上,煤电行业再度发生全行业性亏损;此后,从2016年10月开始,五大发电集团煤电板块出现整体性亏损,这一趋势已持续到2018年第二季度。2018年前4个月,电煤成本总体仍然上涨,中电联发布的CECI指数显示,5月25日5500大卡电煤成交价652元/吨,全国煤电行业电煤采购成本因此提高近300亿元,高煤价仍然是导致煤电行业大面积亏损的最主要因素。

为应对煤电矛盾,自上世纪九十年代神华集团成立之初,为更有效地消化产能开始布局电厂,煤电一体化就此成为能源企业发展战略的重要选项之一。2004年9月,中电投收购蒙东霍林河煤矿,成为中央发电企业的第一个煤电一体化项目。从2007年起,为缓解电煤价格高涨、煤电联动滞后的矛盾,当时的五大发电集团均开始进入煤炭行业,煤电一体化发展进入一个新的阶段。煤电一体化使发电企业扩大了盈利空间,同时也带来 增大了市场风险、加大了生产管理成本和加剧了煤炭资源的竞争等问题,有人据此得出结论认为,煤电一体化使电煤矛盾内生化。

2011年五大发电集团实现利润185.6亿元,同比下降15.6%。利润下滑主要由於煤价持续高位运行导致火电业务巨额亏损,合并利润主要来自於水电、风电、煤炭等业务以及12月到位的各项政府性补助资金、土地处置收入和资本运作收益。

  据江苏某发电厂经营管理部负责人介绍,2017年入厂不含税的标煤价为693元/吨,两台在运66万千瓦超超临界机组的发电煤耗为290克/千瓦时(同类机组世界领先水平),上网目录电价为0.391元/千瓦时,机组全年利用小时为5400小时 (其中60%为直购电和部分替代电量),但这两台机组还是没有实现盈利,集团公司系统内30万千瓦煤电机组则全部发生亏损。当电煤价格处于高位时,煤价占煤电企业经营成本的70%,甚至高达80%多,而在特定客观条件下靠内部挖潜是有极限的。当前,正值国家大力降低企业用能成本之际,启动煤电联动则更加不现实。该负责人预测,按照上半年入厂电煤价格水平,公司2018年经营必将发生全面亏损。

新的历史时期,煤电企业要正视行业的萎缩态势,要坚决走出影响行业发展的两大认识误区。为此,陈宗法指出,当前煤电企业要适应转型升级,要转变以往以投资为主要驱动的发展思路,通过减量、调整,化解煤电行业的严重产能过剩。在新电改全面推进的契机下,通过市场化改革,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通过企业改革重组,来实现煤电高质量发展。同时,煤电企业还坚持要创新、要向下沉,要向外走、要清洁发展,拓展环保的边界效益,要积极拓展配售领域,将产业链向下延伸;要更好地响应一带一路倡议,以互联互通为机遇提高经营资产在国外的比重;同时开拓新业务,培育新业态,在新一轮电改的契机下,扭亏为盈,实现高质量可持续发展。

煤电定价完全市场化後,不同煤电企业受影响程度不同。如果重点合同量多,且价格远低於市场价的火电企业,将受到最大冲击;相反,重点合同煤价格低於市场价的煤炭企业,则是受益者。

摘要: “煤电行业出现持续大面积亏损(亏损面50%左右)。” 中电联发布的《2018年一季度全国电力供需形势分析预... -->

旧疾未除,新患又生。2017年4月,本刊刊发了《煤电夹缝求生》系列封面文章,全面分析报道了自2016年10月以来,受煤电标杆电价下调、市场交易电量激增、电煤价格大幅上涨、利用小时数持续下降以及环保改造投入上升等多重因素挤压,煤电行业再次陷入全面亏损。为此,本刊提出了有效增加煤炭供给,平抑电煤价格;推进煤电联营,打造煤电利益共同体;加强企业内部管理,做好提质减量;开拓国际市场,增加新的经济增长点;完善电力市场机制,建立电力辅助服务市场;规范燃煤自备电厂等一系列政策建议与具体措施。

2012年重点合同电煤的量已经从最初的占电煤总量的七成以上,降至约30%。而随着电煤价格的下降,秦皇岛市场煤价格与重点合同煤价之间逐渐接轨,电煤彻底市场化的机会渐近。

  误区一:“煤电联动能有效解决电煤矛盾,煤电一体化使电煤矛盾内生化。”

从前文统计数据可以看出,新增煤电装机规模越来越萎缩,而以风电和光伏为代表的新能源装机规模则成倍增加。十二五以来,随着风电、光伏发电等新能源迅速发展,尤其是随着弃风弃光弃水现象频繁发生,为给新能源发展让路,去煤、限煤电的呼声越来越高。尤其是在当前电力供应相对宽松的时期,业内有人提出,煤电将成为辅助服务电源,主要使命就是让路、调峰、托底。

另外,电企还提出“算旧账”的要求,即除了解决并轨过程中发电企业增加发电成本的补偿问题,还要求财政注入资本金解决发电企业的历史欠账问题,降低企业资产负债率,以及加快推进流通领域体制改革等。

  “煤电行业出现持续大面积亏损(亏损面50%左右)。” 中电联发布的《2018年一季度全国电力供需形势分析预测报告》,以较大篇幅分析了当前电力发展中的这一主要挑战。

李云峰指出,新形势下,要加快煤电行业战略性重组,必须以实现1+12的重组效果为目标,要切实做好四方面工作:一是坚持以市场配置为原则,避免行政性拉郎配;二是注重分类施策、因企施策,注重发挥多种资本重组方式的灵活性与适用性;三是尊重行业客观发展规律,注重发挥资源互补和专业协同效应;四是注重防范市场垄断风险,有效发挥市场竞争在资源优化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

电煤是煤炭最主要的一个品种,占煤炭总量的八成左右。之前因煤价一路看涨,电厂在与煤企需提前谈判,确定一定规模的煤炭供应量和价格,不足部分再从市场补足。一般情况下,重点电煤价格低於市场煤200元人民币/吨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