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煤矿安全生产五大问题亟待解决

作者:经营发展    发布时间:2019-12-25 02:03    浏览::

近期,全国煤矿较大以上事故多发频发,安全生产形势骤然严峻起来。2018年12月15日,重庆能投集团渝新能源有限公司逢春煤矿副斜井发生较大运输事故,造成7人死亡;12月24日,陕西延安市华龙煤业有限公司贯屯煤矿发生较大瓦斯爆炸事故,造成5人死亡;12月28日,福建龙岩市鲤坑煤矿发生较大窒息事故,造成6人死亡;今年1月6日,云南曲靖市师宗县大普安煤矿发生较大顶板事故,造成4人死亡。特别是,1月12日,陕西榆林神木市百吉矿业公司李家沟煤矿发生重大爆炸事故,造成21人死亡,性质极其严重,影响极为恶劣。不到一个月,接连发生5起较大重大事故,死亡43人,事故集中、损失惨重、影响很坏,不仅破坏了去年来之不易的大好形势,而且影响了今年的良好开局,给全年工作带来了负面影响。分析近期事故,暴露出以下突出问题:

请各产煤省(区、市)安全生产委员会举一反三,对照上述几起事故暴露出的问题和教训,强化属地监管,开展突出问题专项整治,严厉打击各类违法违规行为,确保煤矿安全生产。

(作者为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黄玉治,本文根据其在全国煤矿安全生产专题视频会议中的讲话摘编整理)

2018年12月下旬以来,全国煤矿发生了4起较大以上事故、共造成36人死亡。这些事故损失惨重、教训深刻,既凸显了事故煤矿违法违规的严重性,也暴露出属地安全监管不力的问题,影响恶劣。特别是陕西省榆林市神木市百吉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李家沟煤矿“1·12”重大煤尘爆炸事故后,李克强总理、刘鹤副总理、王勇国务委员作出重要批示,对做好应急救援、善后处置、事故调查、责任追究和落实安全生产责任等提出了明确要求。相关事故调查处理工作仍在进行之中。为深刻吸取事故教训,严防同类事故在其他煤矿发生,现将4起煤矿事故有关情况通报如下:

必威体育手机版 ,以上问题可谓触目惊心,但绝不是个案,绝不是偶然,而是具有一定普遍性。深究事故背后的原因,也反映出一些深层次问题,有的地方安全发展理念不牢固,红线意识不强,片面追求发展而忽视安全生产;有的煤矿企业主体责任不落实,受利益驱动,置法律于不顾、置安全于不顾,存在侥幸心理,冒险超强度超能力组织生产;有的监管监察部门失之于宽、失之于软,不敢较真碰硬,对重大事故隐患督促整改不到位。应立即警醒起来、行动起来,端正态度、转变作风,拿出过硬的措施切实解决以上问题,绝不能让同类事故重复发生,绝不能让矿工兄弟重复付出生命的代价!

煤尘爆炸等四起煤矿事故的通报

违法违规行为十分猖獗。这5起事故,有4起存在严重违法违规生产建设问题,事故煤矿无视法律法规、无视矿工生命,有法不依、胆大妄为,简直就是犯罪!一是拒不执行监管监察指令。福建鲤坑煤矿借技改名义违法组织生产,地方监管部门近4个月3次下达停建指令,企业却拒不执行、置若罔闻、我行我素。陕西贯屯煤矿被暂扣安全生产许可证、责令停止生产,但是该矿仅仅停产了1天,就连续4天违法生产,结果酿成了事故。二是超层越界开采。福建鲤坑煤矿越界开采长达6年之久,越界范围最长直线距离达900米,越界垂深达245米,他们还通过设置假密闭、假挡墙为掩护,逃避监管监察。三是非正规开采。陕西李家沟煤矿采用明令禁止的巷道式采煤方法,进行边角煤回采;福建鲤坑煤矿也使用巷道式开采方法,违规布置6个采煤工作面生产;结果两个煤矿都发生了大事故。四是谎报瞒报事故。云南大普安煤矿事故发生后,矿长指使监控值班员中断井下安全监控系统采集数据,删除当班2名下井职工人员位置监测信息,肆意隐瞒事故。福建鲤坑煤矿未按规定报告事故,自行组织施救,非法转移遇难人员尸体,性质极其恶劣。

2019年1月12日,陕西省榆林市神木市百吉矿业公司李家沟煤矿发生煤尘爆炸事故,造成21人死亡。该矿为民营企业,核定生产能力90万吨/年,属低瓦斯矿井,煤尘具有爆炸危险性。

劳动用工管理和安全培训不到位。通过事故分析,违规承包、用工混乱、安全不培训等问题突出,违章指挥、违章作业随处可见、屡禁不止。陕西李家沟煤矿违反《国务院关于预防煤矿生产安全事故的特别规定》,将边角煤回采和掘进工程,承包给神木市炜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擅自将井下综采工作面至地面原煤仓的生产运输系统,承包给山东鲁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一矿多包,以包代管,安全责任在层层转包中落空。陕西贯屯煤矿采掘工程层层转包6次之多,采掘区队和各作业组自行招工,都没有专门资质,责任悬空、管理弱化,从业人员未经安全培训即入井作业,有3人是到矿第2天就在事故中遇难。云南大普安煤矿事故多名遇难人员,也是未经培训下井作业。这些矿井,出事故是早晚的事,不出事故才怪呢!

初步分析,该矿-100米区段43#西采面切眼上山掘进面布置在煤层背斜轴部,构造应力大,瓦斯含量相对较高。巷道煤炭垮落导致瓦斯、二氧化碳等有害气体涌出,造成作业人员窒息死亡。事故暴露出的主要问题有:一是长期越界违法开采,越界范围最长平面直线距离达900米,越界垂深达245米,并采用假密闭、假图纸等隐蔽手段逃避监管。二是安全管理混乱。该矿载明的法定代表人、矿长、副矿长与实际情况不一致,以包代管;安全检查工、绞车司机等特种作业人员均未持证上岗,部分采掘作业人员未经安全培训上岗。三是通风瓦斯管理混乱,西采区-20米至-100米水平采用“剃头下山”开采,长期微风、循环风、高温作业,并使用非矿用设备及非阻燃风筒。四是拒不执行停产指令,永定区有关部门先后3次下达停产指令,但该矿拒不执行,继续违法违规组织生产。五是蓄意瞒报事故。事故发生后,该矿未按规定报告事故,自行组织施救,并转移遇难人员遗体。六是有关部门监管不到位,对该矿存在的违法组织生产行为查处不力。

同时,为确保岁末年初煤矿安全生产,国家煤监局多次下发通知、多次作出部署,各地也制定了工作措施,却未能有效遏制事故反弹,到底是措施不管用、还是根本没落实,对此应该深入排查、堵塞漏洞。

安委办〔2019〕2号

地方安全监管责任落实不到位。部分地方安全监管执法不严,对应重点盯守的问题没有盯紧,对严重违法违规生产建设行为查处不力。福建鲤坑煤矿所在地监管部门多次发现该矿违法生产,三次下达停建指令,但未采取有效措施制止其违法生产,矿产资源管理部门对该矿长期越界开采查处不力。一些地区对煤炭落后产能淘汰退出工作认识有偏差、态度不坚决,对资源枯竭、开采条件差、安全生产条件不达标的煤矿下不了决心关闭,甚至以技改名义逃避关闭退出。福建鲤坑煤矿生产能力为9万吨/年,长期停产,在硬件和软件上根本不具备办矿能力,不但未纳入淘汰退出范围,2018年却通过了技改批复,这客观上给违法违规创造了条件、是滋生事故的温床。

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

安全制度措施形同虚设。事故煤矿有禁不止、有章不循,制度措施照搬照抄、不切合实际,只是挂在墙上看、应付检查用,掩耳盗铃、自欺欺人,根本没有落实到现场、没有落实到人头。重庆逢春煤矿违反《煤矿安全规程》斜井“行车不行人”的规定和本矿安全技术措施,在副斜井箕斗提升期间违规组织人员在下段区域作业;违规购买和使用安全标志失效的产品,箕斗因质量缺陷,仅使用35天就出现拉杆断裂。云南大普安煤矿未落实出入井检身等制度,部分入井人员未携带人员位置监测识别卡,未在出入井检身登记本上签字。陕西贯屯煤矿入井职工携带非防爆手机,非防爆的地面车辆随意入井,李家沟煤矿大量非防爆的四轮车、铲车随意入井,严重违反《煤矿安全规程》规定。

云南省曲靖市师宗县大普安煤矿“1·6”较大顶板事故。

“一通三防”管理混乱。这5起事故中,有2起是瓦斯爆炸事故,1起是窒息事故,而且都是低瓦斯矿井,这再次印证,瓦斯仍是煤矿安全的“第一杀手”。陕西贯屯煤矿掘进工作面停止掘进后,拆除了局部通风机,形成盲巷后没有及时封闭;在未检查和排放瓦斯的情况下,擅自拆除栅栏,进入盲巷作业;一套局部通风设备为相邻两个掘进工作面服务,采用“停一掘一”交替掘进方式,在施工过程中反复出现停工停风。福建鲤坑煤矿井下延深生产水平仅一条下山巷道,未形成通风系统,形成事实上的“暗独眼井”,采用地面普通型的鼓风机,接力往作业地点供风,长期微风、循环风作业。

责任公司李家沟煤矿“1·12”重大

陕西省榆林市神木市百吉矿业有限

福建省龙岩市永定区鲤坑煤矿有限公司鲤坑煤矿“12·28”较大窒息事故。

一、事故基本情况

2018年12月28日,福建省龙岩市永定区鲤坑煤矿有限公司鲤坑煤矿西采区发生窒息事故,造成6人死亡。该矿核定生产能力9万吨/年,为低瓦斯矿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