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湾

作者:经营发展    发布时间:2019-12-25 02:01    浏览::

想去看看沁河

必威国际 ,在我看来,或许在村庄的人看来,沙湾,是三叉河的一颗心脏,是村庄人民的一颗心脏。沙湾,是三叉河的一个地方,就在我老祖屋门口的正对面,也是在整个村庄老祠堂门口的正对面。沙湾,是三叉河河水横冲直撞下,遇到了一个大石头,这块大石头把三叉河的河水拐了个弯,这里也就形成了沙湾。

从我有记忆以来,那条溪流就存在 了。 老一辈的人也说不清它的起始。 溪流的一边是平原,另一边是山地。山地的一边只有两户人家,平原的这边是田地。

鸟儿清唱,娇花莹黄,夕阳的花儿还似在身旁摇曳,恍惚中,柔风款款拂过,一切都在落满阳光的回忆里。——题记

看看我们身边的这条河流

沙湾周围的石头,大而且多,并且奇形怪状连成一片,这里风景优美。长年累月,三叉河的河水把河床冲洗干净,有一部分河床的石头露了出来,河岸上的石头也被冲洗得很光滑,加上正迎着河水的那一边,有一片大大的竹林和蕉林,这里是村庄最好的风景。

山地那边栽种着茶,每到茶叶繁盛的季节,人们涉水过河,赤脚踩在用石头搭起的桥。溪水在石缝间穿梭,滑过脚指,凉悠悠的。活泼的溪水洗着河里的五彩石,斑斓,明媚,璀璨。

我的家乡在这个平凡的小镇上,没有工厂林立,绿树环绕,是随处可见的,就是这个简单的小镇,简单小镇上的小河,却是我儿时的乐园。载满阳光的回忆。

喝饱雨水的样子 可是,一连数月不见一滴雨水

沙湾是三叉河的拐弯处,就在急拐弯处,也就是被石头挡住的地方,这里有一个地方的水很深,最深的时候有三四米,这也是沙湾的中心。而在水深处的对面,河水拐出去的地方,河岸上冲刷出了一片沙滩,这沙子被河水清洗过后,一点淤泥也没有,非常的干净。我想沙湾的名字正来源于此,这是沙子的聚集地,这也是一个河水的拐弯处,是这样的原因这里才叫沙湾。

河里水浅的时候,儿时的我们就在水里翻开石头,抓螃蟹。溪边有棵皂角树,我们揉碎叶子,捧在手心里,浸一点水,在手里面反复揉搓着,起泡了,把手放在流淌的溪水中,不用管,任水流带走它。夏天的村庄很热,可是这里一点也不觉得热。

桥由简单的两块大石头构成,一头连着这头,另一头在那头。石头不见的有多好,是坑坑洼洼的。却也是坚固,更不知道是何时有的,的确,我也记不真切了。

雨水落地的声音

沙湾是村庄的人们生活和玩耍的好地方,我小的时候,三叉河的河水清澈见底,村庄的妇女们来这里挑水洗衣,而男人们则来这里游泳捉鱼,这里是村庄人们的天堂。

溪流虽小,但是它里面的每条生命都在不停地跳动。春夏秋冬,生生不息。

桥边有很多小朵朵的植物。花儿微吐芳馨,落日中,渗透了嘤嘤的鸟啼。岸边繁花如锦障,嫩柳枝折断有奇异的芬芳。闲暇之余,我们会取来几碗河水,到岸边,我们便触到行藻和水的微凉了。摘下几片嫩叶,竟还像三岁孩子般玩起了过家家。

惊不起我一行潮湿的诗句

沙湾更是一个游泳圣地,在村庄,甚至在我们整个镇,每年都有很多人来这里游泳。就在沙湾最深处,靠近河中央的地方,立起一块高大约三米的大石头,我们都叫它石墩。据我的父亲说,本来石墩和河岸的石头连成一片的,也正好挡住了三叉河河水的去处,因为三叉河经常发洪水,这一片石头挡住了洪水的去处,这样洪水就跑上我们的村子,跑进靠近河边的几户人家的屋里。后来,这几户人家就去把那一片石头凿开,在靠近河边的地方凿出了一条泄洪的通道,留着一块高高的大石头立在河的中央,形成了现在的石墩。正是这石墩,为我们游泳增添了许多的乐趣,因为这个石墩,正适合我们用各种姿势跳水。

溪流的上游是河,每到夏天下倾盆大雨时,人们把大闸打开,奔腾的河水一泻而下,如同雷鸣之声,击打着柔情的溪流。每年夏天都会下雨,而每次溪流都无法承受这种冲击。溪*水漫延,漫过岸边,洗刷岸边竹林的根,冲洗岸边的野草。

用石头敲着叶子,细致入微。祥的神情是专心致志的。我总会趁祥不注意是,点了一点液汁,就抹上祥的脸。祥呆了半饷。回过神来世,我便逃到“千里之外”了。

把这个夏天打动

一到夏天,村庄里的人们,无论大人还是小孩,每天都会来这里游泳,有时候,我们小孩子是一天游到晚,而大人们则大多是傍晚来这里游泳当做冲凉,因为三叉河的河水非常干净,这样连洗澡水也节省了。我记得我大约是五六岁的时候学会游泳的,那时候天天跟着哥哥来到沙湾这里,整天泡在水里,哥哥和大一些的孩子去沙湾最深的地方游泳,而我们小一点的孩子就在河边,一边玩耍一边学游泳。当我们学会游泳了之后,我们经常玩水鸭子的游戏,就是在河里你追我,我追你,第一个追到谁下一次就轮到谁追。我们还玩打水仗的游戏,有时候两个人互相打,有时候分成两队人一起打,互相给对方泼水,直到分出胜负。

每遇到这种情况,我和妹妹总会去看看,拿出手机拍照。感叹眼前的事情是多么不可思议。即使我们看了不知有多少遍了,知道它是怎样的模样。可心里总按捺不住那种激动,想着去睹这自然界的力量。这仿佛是一种习惯。记忆会丢失,习惯会一直存在。

桥中的石头有几个指头般大小的石缝。我和祥总是当这小冒险般,两个走在最边端,牢牢紧握双手,将对方的,自己的捏的通红通红的,冒出丝丝冷汗。走到对岸,便为最近做了天大的是般,高兴不已。夕阳照在脸上,也是通红通红的。

我只能告诉你

在沙湾,我们除了游泳还有捉鱼,我的哥哥是个捉鱼能手,他既会钓鱼,又会徒手在石洞里摸鱼,那时候,只要一到夏天,我家的鱼儿就整天吃不完。有时候,大人们也会拿炸药来炸鱼,因为沙湾的河水太深,钓鱼或者摸鱼只能捉到一小部分,而用炸药来炸的话,整个沙湾的鱼基本会翻肚子。我记小时候,大人们炸了鱼之后,整个河面就会翻起来一层的鱼,都翻着肚子,白白的,我们一群小孩子就跳下去帮他们把鱼捉上来。即便每年,大人们都来这里炸几次鱼,但是只要过一段时间,或者说发一次洪水,沙湾里又聚集满了鱼。

记得一次下大雨,雨水冲刷溪流旁的崖壁,本就十分松软的泥土,伴着雨水,垮塌下来。小溪流上升起了一座小岛屿。周围的景色相辅相成,构成了一幅柔和的画面。

远处的吆喝声,愈发的近了。那是一个同样被阳光照的通红的黝黑脸庞。偶尔他会用桨在水里不知所措的鱼儿再惊上一回。他唱着那名不经转的歌谣,以至我们听不出他的调来。平凡的湖水,临照了夕阳,便成了金海。

河里滚满了石头

夏天的沙湾是热闹的,然而一到了冬天,河水冻了,再也很少人来这里游泳,沙湾也恢复了短暂的平静,一直到开春,河水还是很冷,但是鱼虾们开始繁殖了,鱼虾也逐渐长肥了。我记得有一年开春,沙湾的河底里长满了浓密的水草,在河边都能看到河里到处都是鱼虾,我的哥哥也不怕冷,从家里拿来了捞鱼的工具,钻进水草里捞鱼捞虾,不到一刻钟的功夫,就捞了半桶的鱼虾,而我的哥哥也冷得皮肤发紫,直打哆嗦。

村里的土焙房渐渐的被小洋房替代,山地里种的茶从小茶苗长成了粗壮的茶树。有时候,我们总是会产生一种时间并未过去的错觉。可是当自己不经意间发现周围事物的改变,才发现青春已逝,年华不再。

他形势着小舟像海浪上的搏击者,虽不那么勇敢威猛,但是也有沉稳的气势。他慢慢的向我们划来,毫不忌讳的从我们踏着的桥下渡过。到转角处时,他却调皮的向我们望来,对我们开出了比夕阳还灿烂的笑脸。那笑脸,那桨声,都侵入我回忆的圈子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