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钢日产量达到227万吨 钢铁行业减产减出历史新高 - 钢厂新闻 :: 新闻中心_中钢网

作者:集团概况    发布时间:2020-01-15 20:18    浏览::

昨日晚间,*ST南钢发布中期业绩报告称,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33.15亿元,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7亿元,去年同期则是亏损6445.54万元,实现扭亏为盈。  一位业内人士在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表示,*ST南钢实现扭亏为盈,很大一部分要归功于公司的投资收益和政府补助等。  分析师认为,钢铁行业上半年采购成本的大幅度下降,对钢铁企业制造成本的降低和盈利水平的提高,起到了重要的决定性作用。  实现扭亏归功非钢产业  对于公司实现扭亏为盈,*ST南钢的解释是,公司上半年持续深入挖潜增益,不断提升宽厚板轧机等转型发展结构调整项目生产水平,优化品种结构,提升产品毛利。  同时*ST南钢转型发展结构调整项目逐步达产,产铁375.93万吨、钢369.64万吨、材339.98万吨,同比分别上升26.94%、18.20%、13.84%。  值得一提的是,记者在*ST南钢半年报中发现,公司投资收益上升81.23%,主要系报告期转让复星创富、复星创泓股权所致。同时,公司营业外收入上升64.13%,对此*ST南钢给出的解释是报告期收到清洁发展机制项目(CDM)碳减排量交易收入及其他政府补助资金所致。而且公司也声称利润总额增加2.21亿元,主要系资产减值损失减少,产品毛利、营业外收入及投资收益增加等因素共同影响所致。  可见,非钢产业对*必威体育网页版 ,ST南钢实现扭亏可谓“居功至伟”。  分析师向记者表示,“钢企扭亏靠非钢产业本质上说这不是一个行之有效的好办法,钢铁企业如果是围绕主业来发展非钢产业,这还能说的过去,向上游产业链延伸,投资矿山以保证原料的供应,或者向下游延伸进行产品的深加工、配送等来保证销售渠道,打造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是比较可取的方式,风险也会相对小一些”。  行业利润仍居工业最低水平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7月31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其会员钢铁企业实现利润22.67亿元,平均销售利润率仅0.13%,为全国工业行业最低水平。  而在上半年列入中钢协财务统计的全国88户重点统计单位中有63户盈利,25户亏损,亏损面为28.4%,同比减亏7户;报告期实现利润75亿元,同比增加43亿元,亏损企业亏损77亿元,同比减亏33亿元。  颇令人耐人寻味的是,在列入统计的钢企中,其中盈利在5亿元以上的企业只有6家,盈利额80.98亿元,占盈利额的53.43%;宝钢实现利润38.29亿元,占盈利额的25.26%。而亏损钢企25家,亏损额76.77亿元,同比减亏15.7%。其中亏损在5亿元以上的企业有7家,亏损额为53.22亿元,占亏损额的69.32%。  有分析师向记者表示,“前六名盈利钢企金额就达到了81亿元,占到总盈利额的53%,而宝钢一家钢企的盈利额就38.29亿元,占到这六家钢企盈利额的47%,可见,虽然行业看似盈利,可是利润分化很严重,很多钢企还是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截至8月31日,33家上市钢企的中报显示,22家钢企盈利。这与去年同期近九成亏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然而,财报信息及相关数据显示,在账面盈利背后,上市钢企的钢铁主业依然深陷寒冬,在多方因素制约下,无法摆脱“亏本经营”的困境。部分上市钢企的账面盈利,只是一种“输血式盈利”。  8月31日,随着包钢股份披露半年报,沪深两市主板上市的33家钢铁企业半年报全部出炉,其中22家盈利,11家亏损,与2012年同期的“近九成上市钢企亏损”相比,呈现出了明显的扭亏态势。  其中,*ST鞍钢和*ST韶钢双双扭亏成功。包括马钢、首钢、华菱钢铁和安阳钢铁在内的多家去年巨亏的钢企,上半年亏损额均大幅收窄。中报业绩的“反转”,让长期处于严冬期的钢铁业看到了盈利的曙光。然而,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在账面盈利的背后,是企业通过各种财务手段调高利润和利用营业外收入“补血”。  “财务报表水分太大,远远不能代表行业的真实情况。”一位山东大型国有钢企内部人士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多数钢企的钢铁主业已难盈利。  钢企中报业绩喜人  在钢价低迷、盈利艰难和债务高企的情况下,钢企却纷纷给出了“靓丽”的中报。  “吨钢利润不够买一根冰棍”,这是上半年钢市广泛流传的一句话。  在宏观经济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上半年用钢需求增长疲软,钢价则随之下跌。  自今年2月以后,钢价从年内高位滑落,此后连续长达5个月的阴跌,让利润空间被一再压缩,钢企的经营和生产变得异常困难,贸易商更是“叫苦不迭”。  在钢价低迷、盈利艰难和债务高企的情况下,钢铁业身处寒冬难以脱身。此时,钢企却纷纷给出了“靓丽”的中报。  截至8月31日,统计内的沪深33家上市钢企,共计实现营业总收入6704.08亿元,净利37.3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39%和24.61%。  新京报记者统计发现,33家公司中,22家盈利,11家亏损,相比2012年同期,回暖趋势明显。  从单个公司来看,宝钢上半年净利超过37亿元,在众钢厂中一枝独秀;另一大国有钢厂武钢则实现净利润4.61亿元,同比去年的1.35亿元,盈利大增241.32%,成为上半年业绩增长最快的钢厂。  多家去年巨亏的钢企在上半年实现了扭亏和减亏。  其中,*ST鞍钢和*ST韶钢双双扭亏为盈;上年同期亏损20亿的“亏损王”马钢股份,上半年亏损3.3亿,同比大幅减亏15.6亿元;首钢股份、华菱钢铁和安阳钢铁,上半年亏损额也大幅下降,分别同比减亏23%、70.6%、57.8%。  戴帽钢企“华丽”转身  两家“戴帽”的钢企*ST鞍钢和*ST韶钢双双扭亏,而在扭亏的背后,是固定资产折旧调整、剥离不良资产、大股东“输血”等。  在33家钢企的中报中,两家“戴帽”的钢企*ST鞍钢和*ST韶钢双双扭亏的“华丽”转身尤为显眼。  因连续两年巨亏从而“披星戴帽”的*ST鞍钢,在上半年实现盈利7.02亿元,与去年同期19亿元的亏损额相比,同比增长125%,实现业绩“大逆转”,让公司在年内“摘帽”成为大概率事件;同样两年巨亏后披星戴帽的*ST韶钢,上半年实现利润0.11亿元,业绩增长101.4%,成功扭亏。  然而,扭亏的背后却是公司通过固定资产折旧调整和不良资产的剥离“扮靓”等业绩。  公告显示,今年1月起,*ST鞍钢对部分厂房和设备折旧年限进行延长,直接导致公司今年净利增厚约9亿元,同时较2012年折旧费用降低12亿元左右。  同时,今年1月末,*ST鞍钢与大股东鞍钢集团和下属子公司签订资产置换的协议,*ST鞍钢出让天津天铁45%的股权及莆田公司80%的股权,并收购鞍钢集团下属国贸内贸业务整体资产以及其所持9家内贸子公司的股权。  据悉,天铁和莆田去年累计亏损达5亿元左右,而购入的两项优质资产被认为分摊到上半年的利润有7亿元,一进一出,公司上半年的收益大幅增加。  鞍钢集团国贸公司副总经理李达光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国贸公司是鞍钢集团优质资产,注入上市公司后,将帮助其全力扭亏。  另一家扭亏的ST公司韶钢股份,依靠的也是折旧调整和大股东宝钢集团“输血”等招数。  在入主*ST韶钢之后,宝钢集团去年底通过定增为其输血15亿作为流动资金,大大降低了公司的财务费用;而上半年公司新的折旧政策和非流动资产处置带来的过亿元的收益,被认为是带动韶钢上半年实现0.11亿净利润的主因。公司财报显示,扣除非经常性损益,*ST韶钢上半年亏损了近0.39亿元。  除了折旧调整等,对应收坏账和存货零计提处理也是上市钢企“扮靓”业绩的方法之一。  中报显示,*ST鞍钢对近16亿元的应收账款没有采取任何坏账准备,新钢股份、本钢板材和华菱钢铁也均对于数亿元的应收账款采取零计提,八一钢铁则对高达33亿元的存货“大胆的”进行跌价零计提。  一位钢铁业证券分析师表示,目前市场不景气,钢材价格持续下跌,企业发货后有回款难的风险,一般都会在报表中对坏账和存货跌价做计提,但部分企业对应收坏账和存货跌价进行零计提,这种做法太过激进,有虚增净利的嫌疑。“以ST鞍钢为例,如果以6%为一年期账款的计提比例,公司上半年的坏账计提会超过7900万,一旦计提将从公司的利润中扣除,业绩会受到影响。”该分析师说。  政府补贴左右钢企业绩  去年获得20亿元巨额政府补贴一举“扭亏”的重庆钢铁,在今年上半年在无重大补贴的情况下,再次面临业绩大幅亏损的局面。  除去各种会计手段,上市钢企扭亏的背后,还有着各地政府的财政补贴。  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当属凌钢股份。  中报显示,凌钢股份上半年营收73.3亿元,同比增长10.96%;实现净利润0.37亿元,与去年同期亏损2.32亿相比,同比增长115.92%,扭亏为盈。而扭亏的原因,则是数亿元的政府补贴。  据了解,今年1月、6月和8月,凌钢股份分别收到来自凌源市、北票市和朝阳市政府累计高达3.8亿元的财政补贴。  除凌钢股份外,中报业绩上升最快的武钢股份,上半年营业外收入为4639.7万元,其中政府补贴就达到4253.4万元;上半年实现净利润739万的杭萧钢构,则收到了302万元的政府补贴,接近利润的50%。  数据显示,近三年来,钢企的财政补贴呈现逐年上升的态势。2010年至2011年这三年,上市钢企获得政府补贴的数额分别为13.43亿元、30.57亿元、61.46亿元。  其中,获取补贴额最大的是重庆钢铁。2012年,因获得20亿元巨额政府补贴而一举“扭亏”的重庆钢铁,在今年上半年在无重大补贴的情况下,再次面临业绩大幅亏损的局面。  中报显示,重庆钢铁上半年亏损11.15亿,成为A股上市钢企中亏损最严重的公司。  钢铁主业已难盈利  自2011年四季度开始出现全行业亏损后,钢铁企业进入了下行通道,各大钢厂主营业务难以盈利,多数是在亏本生产。  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认为,与去年相比,今年上半年企业的经营状况略微好转,但账面上的提升并不能说明回暖的大势,目前行业仍旧很困难。  “财务数字是好看了,但行业现状仍然没有实质性的改变”,中钢协副秘书长曲秀丽则表示,由于去年钢企的亏损基数太大,今年更多的企业只是账面上略微盈利,但代表不了真实的状况,行业的严冬还远远没有过去。  2011年起,随着四万亿投资的余波逐渐消退,此前急速扩张的钢铁工业,在产能过剩的重压下,渐渐走入利润下滑和全行业亏损的大势。  两年来,伴随钢价的持续低迷,多家钢企在亏损线上徘徊。  “不能看报表,财务数据的水分太大,远远代表不了行业的真实情况。”山东钢铁的方建平告诉新京报记者。  方建平多年从事一线钢材销售工作。在他看来,上市公司只是大型钢铁集团下属的一部分,在行业亏损严重的情况下,往往通过资产转移,财务运作和补贴“粉饰”报表,代表不了集团的整体经营状况。  “从一线销售的情况来看,上半年钢厂亏得一塌糊涂。山钢下属无论是莱钢、邢钢还是张钢,经营状况都非常不好。”方建平说。  河北钢铁下属一家钢厂市场部的王宇明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可能比去年改善的,只是财务报表。从成本状况和市场状况来看,甚至远不如去年。”王宇明说。  沙钢旗下一家钢铁公司的经理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今年沙钢的吨钢利润已经从去年的50-60元“拦腰断”至20-30元,“企业内部一直在努力控制成本,但外部环境来看,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改观,行业形势依旧严峻。”  中钢协数据显示,上半年86家大中型钢企合计盈利22.67亿,平均销售利润仅为0.13%,亏损面高达40.7%。而从利润构成来看,上半年实现利润中,包括投资收益43.21元、营业外收支净额38.8亿元,扣除这些因素,钢铁主业大幅度亏损。  事实上,在行业利润下滑,业绩不振的情况下,各大钢厂的钢铁主营业务难以盈利已是事实,多数企业目前更是在亏本生产。  王宇明介绍说,目前只能说少数钢材品种,因为特定的质量在某些市场较好的时候,还可以盈利,绝大多数产品都是在亏本。  方建平则表示,目前钢企已经进入越亏损越生产的怪圈,但都不愿意减产,“反正停也是死,生产也是死,谁都不愿第一个倒下,那就拼到最后。”  地方干预下的行业困局  一位中钢协内部人士说,对地方政府来说,在一定程度上,保住钢材产量,就是保就业保GDP。  在宏观经济增速放缓,用钢需求不振的情况下,上半年钢材的产量却一直“坚挺”。  据统计,上半年全国生铁、粗钢和钢材产量分别同比增长5.7%、7.4%和10.2%;而全国平均日产粗钢215.4万吨,相当于年产粗钢7.86亿吨水平,仍然没有减产的迹象。  中钢协副会长张长富曾表示,生产的高增长不等于社会的高消费,相当一部分生产成为无效生产,钢材库存一直居高不下,行业供过于求的现状加剧。  “产能过剩,地球人都知道,根本原因是企业没法减产,只能亏本经营。”方建平表示,一方面企业担心停产会失去一部分市场份额,另一方面,一旦停产银行贷款授信可能中断,让企业不敢冒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此外,方建平表示,钢铁企业多为各地方大型国企,是地方财政的纳税大户,对就业和经济增长影响巨大,“像山钢是山东国资委下属第一大国企,一个厂子就七八千人。多重压力下,企业只能硬着头皮生产。”  “有的地方政府不仅不让减产,还逼着企业增资扩产。”一位中钢协内部人士说,对地方政府来说,在一定程度上,保住钢材产量,就是保就业保GDP。  中国冶金工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海民表示,钢铁工业经济效益低迷的根本问题,就是钢企亏着本经营的现状难以打破。  刘海民认为,造成产量居高不下和行业亏损面大主要是来自大中型国有钢厂,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全行业的“拖累”。他列举数据,上半年86家重点钢企利润在22亿左右,扣除矿山企业50亿元的收入,可能是亏损30亿元;而根据发改委的数据,上半年规模以上钢铁冶炼压延业工业(包含中小钢厂)利润总和在295亿元左右,这意味着中小钢厂上半年盈利在325亿元左右。  “民营钢厂亏损可以不生产,但国有钢厂不行。”刘海民说,在就业、税收和GDP的压力下,地方政府过度干预钢企的投资和生产,国有钢企减产停产难以实现,是造成目前行业“亏本生产”困局的根本原因。  亏本经营困局难改  一位专家表示,要改变目前的困局,需打破“亏本经营”的现状,但“运行机制不变,困局难有改观”。  在受访的多位钢企内部人士和行业专家看来,钢铁业的寒冬目前远没有结束,行业春天看起来仍然很遥远。  “在大的政策不变的情况下,三五年可能都调整不过来,行业春天到来恐怕还会非常漫长。”中钢协副秘书长曲秀丽表示,在行业下滑已成大势的情况下,钢铁企业需要摆脱以前对产量和规模的追求,转而从产品质量、内部效益和产业结构调整上寻求突破。  据河北钢铁的王宇明介绍,早在一年多前,集团就已经认识到,再次出现“大规模刺激政策”的可能性已不大,钢铁行业的寒冬会是个长期的过程。他介绍,在做好财务、经营和销售最大力度地降低成本的同时,集团去年已经开始发展非钢产业,“未来两到三年,利用现有的厂房设备发展非钢产业会成为集团盈利新的增长点。”  “目前多数大钢厂的心态是,不管企业亏损有多严重,一定会有救市政策出台,到最后钢厂就是拿着补贴继续生产。”方建平说。  刘海民表示,改变目前钢铁业的困局,就需要打破“亏本经营”的现状,“行业的运行机制不变,困局难有改观,企业就不会有春天。”他认为,地方政府应该减少对钢企的投资生产的干预,停止向企业补贴和输血,让亏本经营的状态停不来,转而提高对环保和生产质量监督和管理,建立有效和通畅的退出机制,市场自然会通过优胜劣汰的方式将不合格的企业淘汰出局。  “可能未来5-10年内都是钢铁业的调整期,而国有企业会是调整的关键。”刘海民说。

Wind数据显示,截至6月29日,A股共有15家钢企发布了上半年业绩预警。让人略感意外的是,行业寒冬期,多数企业均实现了盈利,10家钢企上半年实现业绩续盈或者预增,此前中钢协预计的国内大中型钢企今年将首度真正实现扭亏,或将梦想照进现实。  其中,预计业绩亏损的钢企分别是马钢股份、西宁特钢、重庆钢铁、新钢股份和三钢闽光。我的钢铁网分析师徐向春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非钢产业的发展以及铁矿石价格下滑使得钢企的账面还不至于特别难看”。  铁矿石价格下跌成主因  今年一季度,国内大中型钢企的成绩单可谓惨不忍睹。1月份,重点统计企业出现了“亏损达到10亿元,企业亏损面达到43%”的情况,创历史新高。2月份,情况照样不乐观。很多钢企依靠非钢产业来“续命”,就连宝钢、武钢这样的钢企大佬也不例外。  中钢协表示,5月份国内大中型钢铁企业实现销售收入3166.55亿元,比4月份环比下降0.53%,盈亏相抵后实现利润28.47亿元,环比增长1.32倍。仍有亏损企业15户,亏损面为17.05%,亏损额为13.47亿元,环比减亏21.37%。  此次钢企得以扭亏,与近期铁矿石价格的狂跌不无关系。铁矿石遭遇滑铁卢,价格不断探底,甚至一度跌到89美元,距离2012年的88.5美元低点仅一步之遥。十年内首次出现了供大于求的形势。国内钢企盈利能力普遍提高,钢厂的开工率也开始回升。  “钢铁亏,铁矿石赚的不公平关系链也该有所平衡了。”分析师向记者表示。  徐向春表示,“原料价格的猛跌减轻了钢企的成本压力,不过国内钢铁行业不能仅仅依靠这一项利好,把它当做救命稻草,钢企二季度的业绩只是比一季度稍微好一些。钢铁行业的低迷不会有很大改善,毕竟有太多的问题需要解决”。  三钢闽光持续亏损  值得一提的是,五家预计亏损的钢企中,三钢闽光明显更吸引眼球一些,公司预计亏损金额为4029万元-5269万元,亏损最严重。  公司一季度业绩已经亏损,今年前三个月,公司净利润为-4655.98万元,同比锐减284.15%。基本每股收益为-0.087元,相比去年同期减少285.11%。  对此,徐向春表示,三钢闽光的地理劣势也是公司业绩持续低迷不能有所好转的主要原因之一。“行业竞争激烈,产品具备竞争力与否很关键。除此之外,三钢闽光还有一个劣势就是地理位置,公司所处地区矿业不是很发达,业务主要依靠内陆地区提供,这也大大增加了公司的成本,现在钢铁行业获利的直接因素就是成本的降低,三钢闽光在这方面与其它同行相比差了一截。与此同时,三钢闽光的产品不是在本地消化,需要运输到外地,这无疑又增加了运输成本。”  总体来看,公司品种在缺乏明显优势的情况下,行业低迷导致公司业绩持续回落。

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初步统计,目前我国粗钢产能为11.4亿吨。对此,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长、宝钢董事长徐乐江在中钢协四届八次常务理事(扩大)会议暨劳模表彰大会期间表示,2014年上半年,中央和地方化解钢铁产能过剩矛盾工作正积极推进。严峻的市场形势使企业切身感受到产能过剩问题对产业健康发展带来的不利影响,认识不断深化。  而就在近期,工信部公布首批淘汰落后过剩产能企业名单,而名单中共涉及炼铁企业44家、炼钢企业30家,共需淘汰落后和过剩产能达4800.4万吨。其中,列入淘汰的炼铁产能2544.9万吨,比工信部制定的年度任务多淘汰600多万吨;而炼钢产能淘汰2145.5万吨,已经完成全年淘汰目标的74.8%。  对此,有分析师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淘汰虽然很“给力”,但是产能过剩问题悬而未决依然难以化解行业的尴尬。“虽然在淘汰着落后产能,但是如果不能控制新建的高炉,淘汰的产能和新增的产能相比仍然杯水车薪,钢铁产量屡创历史新高。”  而徐乐江也在会上表示,目前中国钢铁业的产能过剩问题依然严峻。  高产量低利润  行业仍处尴尬  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今年6月份,我国粗钢日均产量达到230.97万吨,环比增长1.66%,创下历史新高。同期,根据中钢协的旬度报告折算,重点钢企的日均产量也达到了181.6万吨,同样创下历史新高。  “今年上半年粗钢产量为4.1亿吨,同比增3%,平均日产量达到227万吨,除了2月份春节因素产量有降,其他月份产量仍然是在7000万吨附近的,其中3月份和5月份都超过7000万吨。”分析师说道。  以三级螺纹钢为例,从历史价格数据来看,全国十大城市均价从2011年的5200元一直跌到目前的3100元,中间虽有小幅反弹,但反弹空间超不过500元,始终没有大的牛市行情出现。其中,2011年1月份-7月份在4300元-5200元区间波动,2014年1月份-7月份则在3100元-3500元范围波动调整,整体仍呈现下行趋势。  “钢铁产量创历史新高,三级螺纹钢价却从3500元降到3100元,下降11%,可见供需关系严重不平衡。”分析师表示。  分析师同时表示,这种不平衡如果一直持续下去,直接后果就是,市场抗跌情绪肯定会增强,“商家拉涨意愿肯定会增强,但市场需求难有大的放量,拉涨也只是空涨几天而已,最终价格还是要落地,这就是钢铁行业的尴尬之处”。  利润出现分化  多数钢企仍艰难  而这样的不平衡供需关系对钢企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很多钢企的利润仍然“拿不出手”。  据记者了解,今年上半年,在中国钢铁工业协会财务指标统计的88家钢铁企业集团中盈利企业63家,盈利额为151.56亿元,同比增长6.56%。  其中盈利在5亿元以上的企业只有6家,盈利额80.98亿元,占盈利额的53.43%;宝钢实现利润38.29亿元,占盈利额的25.26%。而亏损钢企25家,亏损额76.77亿元,同比减亏15.7%。其中亏损在5亿元以上的企业有7家,亏损额为53.22亿元,占亏损额的69.32%。  “前六家钢企盈利就达到了81亿元,占到总盈利额的53%,而宝钢一家钢企的盈利额就38.29亿元,占到这六家钢企盈利额的47%,可见,虽然行业看似盈利,可是利润分化很严重,很多钢企还是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分析师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6月底,国内大中型钢铁企业存货占用资金5876亿元,同比增长3.54%,比今年年初下降0.43%。其中产成品占用资金同比增长2.95%,比年初增长10.45%,反映企业原材料库存得到有效控制,产成品库存还相对偏高。上半年国内钢铁企业应收账款同比增长13.05%,应付账款增加6.38%,资金周转效率进一步降低,加剧了企业资金紧张的局面。  对此徐乐江也表示,今年上半年,国内钢企的效益出现明显的分化,资金状况未能明显好转。